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2
14
[中国科学报]刘永谋:依靠理性和科学战胜疫情
来源:2020-02-14 中国科学报

“大流感”(The Great Influenza)这个名字,中国老百姓并不熟悉,它的另一个名字“1918年西班牙流感”可能知道的人更多。实际上,这场瘟疫1918年春从美国开始,由于西班牙报道得最多才被称为西班牙流感,它到1920年才完全销声匿迹,中间还发生过几波流感疫情,迄今恰好一个世纪。

彼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瘟疫迅速传遍全球,最保守估计杀死了2100万人,今天的流行病学家则估计死亡人数在5000万至1亿,是迄今丧生人数最多的瘟疫之一。如书中所写,“人们像苍蝇一样死掉”,而条件差的偏远城市、弱势人群更是死伤惨重,阿拉斯加的一些爱斯基摩人村落几乎遭受灭顶之灾。

《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的作者、美国作家巴里的确没有夸口,写出了一部“最致命瘟疫的史诗”。

首先,这本书场面宏阔。它不拘泥于瘟疫本身,而是以美国为中心,从更大时代和地理背景来解读瘟疫,尤其涉及美国医学革命和进步主义运动、第一次世界大战、全球科技竞争以及美国在全球的崛起等,场面堪称史诗级。

其次,故事性强。它的整个叙事结构具有鲜明的史诗特点,从缘起、暴发到退场娓娓道来,仿佛一声惊雷平地起,又渐渐隐去,留下无尽的思考。

再次,书中潜藏英雄—反派的史诗设置。英雄最主要是为攻克疫情舍生忘死的科学家们,作者既将他们视为相互合作又竞争的科学共同体,又重点描写韦尔奇、刘易斯等领军人物在瘟疫中的故事。

除此之外,巴里没吝啬笔墨讽刺一些反角,比如借参战抓权的总统、瞒报的费城统治者。

最后,本书的文笔和思想性俱佳。巴里是多本畅销书作家,有深厚的哲学素养,文笔又着实了得,说事活灵活现,写情感同身受,加之深入钻研医学、细胞学、病毒学和公共卫生学的相关知识,作品既优美又深刻,知识性、思想性和趣味性都可圈可点。

总之,这是一本可读性强的书,大家都可以认真读读,不限于专业人员。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时期,重读此书,心中一直萦绕一个问题:西班牙流感的故事对于今天的疫情应对有什么教益?感慨良多,最大的一条:必须依靠理性,依靠科学,才能战胜疫情。

人类历史迄今已有百万年,有文字的文明史也有几千年,死于瘟疫者不计其数。没有科学,大家连死因都不知道,更谈不上有效应对,只有向苍天和上神祷告。

不能否认,古代医学在瘟疫流行时也救了不少人。但有了现代医学,人们才知道细菌、病毒和微生物是瘟疫的根源,才搞清楚人体免疫的机制,才知道并发症在传染病中的杀伤力,从而才可能真正有的放矢地应对传染病。

病毒不断变异,疫情一旦暴发,往往传播速度极快,目前疫苗和特效药的研制还有较大的时间差。但是,随着科学不断发展,这个时间差会不断缩小。而且,在不能完全治疗的情形下防控疫情,根本上还得依靠科学。

一方面,医学手段可以缓解致命症状,同时激发病人免疫力,大幅度提高感染存活率。另一方面,采用科学原理、技术方法和公共卫生学知识,有章有法地对疫情进行技术治理,隔离人群、共享信息,调拨物资、维持秩序,这都是科学和理性的表现。大家所讲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越性,其实最重要的是科学计划和科学运筹的力量。

全球公共卫生合作体系的建立,大大减少了传染病造成的死亡人数,但是它在人类社会造成的恐慌感依然令人印象深刻。

极端的恐惧,可能让人不敢将食物送给被感染者,甚至因此导致病人活活饿死。极端的恐惧,可能让人群失去理性,相互争斗,比如歧视。

从根本上说,要缓解甚至消除恐慌,必须依靠科学和理性。恐慌的根源是无知。当人们感到病毒像丛林中不见踪影的猛兽一般,悄无声息地猎杀人类,大规模的恐慌就会肆虐。一旦看清楚猛兽,知道它的活动规律,害怕还是会有,但极端恐惧就会缓解。把新冠肺炎的基本原理、传播规律和隔离方法研究清楚、公之于众,才是减少恐慌的“大杀器”。

1918年大流感的故事,生动地说明:将事实及时公之于众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才能有效地应对疫情,减少伤亡。传染病造成国家的特殊紧急状态,不能用掩盖真相加以缓解,掩盖真相只能加剧恐慌。

费城政客一再掩盖疫情真相,组织为美国参战购买公债的大游行,最终导致费城人民死伤惨重。政府要珍惜公众信任,这种信任经年累月辛苦建立,崩塌起来却很容易。媒体就更要珍惜公众信任,这是媒体发展的根本:没有人会花时间去关注满口谎言的媒体。面对疫情,既不夸大真相,也不文过饰非,实事求是,科学应对,才是唯一正道。

对于疫情暴发期间的各种谣言和阴谋论,必须以理性和科学的态度加以应对,将之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

在大流感肆虐的时候,有谣言说病人可能最后变成僵尸,说瘟疫是敌对的德国人坐潜艇传播到美国的,类似谣言在多次疫情中也有发生。

我们不可能杜绝谣言和阴谋论,但在信息传播极其发达的社会中,任由它们发酵,在非常时期可能导致非常事变,甚至严重危及国家安全。必须及时对谣言和阴谋论加以回应,而这也需要科学和专家的力量。

今天的科学技术已相当发达,但面对伟大的自然,人类依然很渺小,必须敬畏自然,这同样是理性和科学的态度。

在1918年大流感中,科学精英们争分夺秒地工作,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疫情,但限于当时条件,并没有找到流感病毒,将病原体归之为流感杆菌。

科学落后于疾病发展的状况,起码在可预计的时间尺度中依然存在。不管医学多么发达,人类是不可能将病毒消灭的,只能与之共存共生。

很多病毒存在于野生世界中,最科学的态度是不招惹它们,不乱吃野味。

因此,科学的态度是研究并按自然规律办事,而不是试图凌驾于自然之上,更不可随心所欲、狂妄自大。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sbhtmlnews/2020/2/353284.shtm?id=353284&from=timeline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2626744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