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2
26
[人民日报海外网]刁大明:西方世界分裂加剧,“美国优先”成“美国独行”
来源:2010-12-26 人民日报海外网

在即将过去的2019年,西方世界分裂加剧,美国与传统盟友之间的裂痕日益加深。

法德两国协调俄罗斯与乌克兰共同推进了“诺曼底模式”,客观上弱化了美国在乌克兰事务上介入的抓手;土耳其、埃及乃至沙特等美国传统盟友在购买S-400问题上与俄罗斯强化合作,引发了美方的担忧;“北溪二号”建成在即、“土耳其流”项目也将正式投入使用,俄罗斯通过南北线路将天然气输送到欧洲各地,直接触及了美国在欧洲地缘政治与经济利益……无论在欧洲还是在中东,美国的一些传统盟友都纷纷出现了转向俄罗斯的明显态势,再加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口中的北约“脑死亡”之说,2019年的美国遭遇了盟友体系的加速瓦解。

西方世界分裂加剧,无疑与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的对外政策密不可分。为了解决自身国内压力,特朗普政府在对外政策上不但减少了对盟友体系的投入,还要与盟友争夺利益。在经济上,美国无差别地对包括传统盟友在内的贸易伙伴挥舞起关税和制裁的大棒,加剧了原本就比较微妙乃至紧张的盟友内部关系。在安全议题上,美国持续推卸责任,强行要求盟友国家充分配合其安全战略意图,如强压北约盟国增加军费投入等。在地区及全球议题上,美国奉行单边主义、不断“退群”:不顾欧洲盟友反对退出《伊核协议》;加紧与俄罗斯的“大国博弈”,退出《中导条约》等一系列军控条约,放大欧洲盟友国家的安全压力;一意孤行、推卸责任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招致欧洲盟友强烈不满。美国以往虽然也借助盟友体系维持自身利益,但基本以尊重盟国利益作为维持体系的基础,到如今已然彻底无视任何盟友利益关切、甚至要求盟友也要彻底为美国利益妥协乃至牺牲,美国自私自利的一面暴露无遗,也让全世界清晰认识到“美国优先”意味着彻彻底底的“美国独行”。

西方世界分裂加剧,同时折射出西方世界当前所面对的相同国内困顿与不同对外选择之间的张力。美欧之间的分歧与失衡是在西方世界共同面对经济全球化带来的经济空心化、移民多元化等重大挑战下作出不同回应的结果。欧洲更强调通过多边机制维持自身与地区安全,希望通过协调合作方式来解决国内治理困境,希望通过继续推进全球治理来发挥国际作用。相比之下,美国却显示出高度的“内顾”倾向与本土主义色彩,选择了全然单边的对外政策工具,试图借助自身强大的国力来强行重新调整世界权力结构与经济利益分配方式。从这个意义上讲,过去近三年特朗普政府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因素其实只是加剧了这一整体大趋势。未来,虽然美国总统的政党轮替必然会导致政策调整,美欧关系即使可以随之回归到一些合作节点上从而有所缓和,但也不会得到本质修复。

西方世界分裂加剧,本质上也反映了冷战结束之后美国主导的所谓“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崩塌。一般认为,冷战以来,成为“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所主导的所谓“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是建筑在自由贸易、集体安全以及价值观外交三大支柱之上。进入新世纪以来、特别是近三年来,这三大支柱不约而同出现了严重裂痕。导致这一情况出现的根本原因,恰恰是美国为了本国利益而采取的种种“撤掉支柱”的动作,这种釜底抽薪的做法导致的结果,就是美国主导秩序的必然终结。

展望2020年,由于选举周期压力等原因,出于稳定国内经济态势、避免在国际舞台上面对重大安全危机等考量,美国不太会与盟友发生重大冲突,或许美国的盟友体系在未来一年反而会相对平静。但这种被“制造”出来的平静丝毫无法改变暗流汹涌的现实,美国盟友体系的最终崩塌已成为一个历史必然。

相应地,代表着包括新兴市场国家在内的不同发展阶段国家共同利益与期待的新型国际关系,正在作为一种新秩序被更多国家认知并接受。虽然国际秩序与规则的转化难以一蹴而就,但这一变局已经开启,符合人类历史进程的正确方向已十分清晰。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wap.peopleapp.com/article/rmh10408307/rmh10408307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2627122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