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1
18
[新京报]刁大明:布隆伯格参选是一种焦虑,而不是一种可能
来源:2019-11-19 新京报

近日,美国亿万富翁迈克尔·布隆伯格团队正式在亚拉巴马和密歇根两州登记注册,计划参与这两个州的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也有消息称,布隆伯格本人将于近期正式宣布是否要正式全面投入选战。

布隆伯格参选,回应民主党普遍焦虑

事实上,自从2002年以共和党人身份当选纽约市市长以来,布隆伯格已在2008年、2012年、2016年三度被期待参与总统大选。今年3月,恢复了民主党身份的布隆伯格公开表示将不参与2020年选举,并期待民主党能够出现一位足以击败特朗普的最强候选人。

这也意味着,如今的反复可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布隆伯格认为,民主党无法提供“下架”特朗普的强棒了。

客观而言,布隆伯格的担忧不是空穴来风。虽然目前排在前五名的民主党参选人,在一些民调中都可以战胜特朗普,但这是太早的民调,以至于几乎没有指标意义。

冷眼看去,最有可能获得提名的拜登或沃伦,都面对着各自的隐忧。对于拜登而言,针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拖累拜登的选情,完全是因为民主党初选选民对本党政治人物的眷顾。但关于其子的调查,极可能只是时间问题,这也必然会拖累拜登的选情。

对于沃伦而言,如果在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领先优势,可以保持到明年2月3日和11日的实际选举当中,其锁定提名的机会将会大增。但沃伦所代表的激进力量极其难以整合,甚至无法彻底动员民主党选民。

最近《纽约时报》针对某些关键州的民调数据,则印证了拜登与沃伦之间的两难:拜登能在关键州战胜特朗普,却因争议丑闻而无法前行;沃伦似乎距离提名更近,却无法在关键州胜出。在这个两难之下,布隆伯格的出手其实算是对民主党精英普遍焦虑的回应。

布隆伯格在党内初选都很难“出线”

但问题在于,与拜登同为77岁的布隆伯格参选,能带来什么切实的改变吗?

自沃伦2018年12月31日宣布参选意向以来的10个多月中,布隆伯格在民主党内的支持率从未超过10%。即便是布隆伯格阵营在11月8日流露出参选可能的情况下,其支持率也只有4%。

这就意味着,即便布隆伯格参选,这种支持率大概都排不到目前党内的前五名,进而也就毫无意义了。

如果再上升到民主党内部生态整合层面,代表建制派的拜登也许还可以与激进派的沃伦存在合作的可能性。如果放入布隆伯格的话,他唯一的机会就是彻底占据拜登的支持者。但即便如此,还是更难与沃伦整合,甚至会导致党内分裂的加剧与外化。

试想,一个主张“劫富济贫”的沃伦,又怎能去支持一个“富”的总统人选呢?

再从技术上考虑,布隆伯格目前注册的亚拉巴马州和密歇根两州,分别是3月3日和10日两个“超级星期二”的参与州。

这种直接绕开2月份四个揭幕战州的传统风向标,虽然可以弥补最晚参选的不足,但是一味寄希望于“超级星期二”的做法,违背了美国两党初选政治的一般规律,成为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但获得提名几乎无望,布隆伯格同样也不是民主党对决特朗普的合适人选,其至少有两个明显的硬伤。

其一,布隆伯格根本无法在大选中动员乃至巩固民主党基本盘。很难想象一个7年党籍历史的共和党人,闯入民主党阵营后会被多少人彻底接受。

其二,布隆伯格的富人身份,导致了民主党对特朗普的“投鼠忌器”。特朗普的税收问题,乃至“以公权为私人牟利”,都不能再被民主党视为攻击议题。因为布隆伯格也可能成为这些议题的攻击目标——即便他根本没有问题。

没有参选的人永远被期待,参选的人则马上被嫌弃,这是当前民主党的困境。这个困境表面上看,是因某些政治人物的激进立场或争议议题而起,但从本质上看,是民主党根本拿不出能够充分应对当前美国内外危机的切实方案。做不到这一点,换哪个提名人都毫无意义。

(刁大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1743748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