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1
18
[观察者网]崔守军、刘祚黎:逆全球化思潮扩散到金砖国家内部,中国能开出药方
来源:2019-11-18 观察者网

2019年11月14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在巴西首都巴西利亚举行,此次峰会聚焦“经济增长打造创新未来”主题,倡导加强金砖国家之间的科技创新合作,推动数字经济发展,旨在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金砖方案”。

峰会发表了《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一次会晤巴西利亚宣言》,宣言分为“加强和改革多边体系”、“经济财金合作”、“地区热点问题”和“金砖务实合作”四部分,涵盖了外交、经济、安全和公共问题等多方面,表达了新兴经济体对全球治理和世界发展方向的战略期待。

多边主义是金砖机制的“灵魂”

金砖合作机制是新兴经济体结伴参与全球多边治理的重要平台。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的产生背景是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该危机暴露了现有的全球治理机制中发展中国家话语权和代表性不足的弊端。

2009年,首届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在俄罗斯的叶卡捷琳堡举行,“金砖”由投资槪念正式转化成多边合作机制,金砖国家的合作被视为是新兴发展中经济体结伴参与全球治理的有益尝试。2011年,在中国倡议下,南非受四国的邀请参与在中国三亚举办的第三次峰会,金砖由四国的金砖“BRICs”变成了五国的金砖“BRICS”,实现了金砖机制的首次“扩容”。

2017年,在中国举办的第九次金砖国家厦门峰会上,中国邀请了全球范围内的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参会,确立了“金砖+”机制。“金砖+”机制,是金砖国家同其他发展中大国和发展中国家组织进行对话,建立更广泛的伙伴关系,扩大金砖“朋友圈”的一次范式创新,旨在将金砖合作打造成为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

2018年的南非约翰内斯堡峰会延续了厦门峰会的理念和“金砖+”合作模式,广邀非洲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组织主席国参加。“金砖+”合作模式为金砖国家成员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合作,以及金砖合作机制将来可能的扩员奠定了基础。

除了促进南南合作外,金砖合作机制还是促进南北对话的重要渠道。十年来,金砖国家承担了发展中大国的责任与担当,在联合国、二十国集团、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平台上积极协作,共同设定议程,努力制订国际规则,推进全球经济治理改革进程,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共同发声,大大提升了新兴市场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性和发言权。

例如,金砖国家均是二十国集团成员,每次二十国集团峰会之前,金砖国家领导人都会先碰面,在重要问题上协调共识,在峰会上尽可能站在同一立场与发达国家开展对话,以寻求更公平正义的全球治理模式。

金砖新开发银行不但是金砖合作走向机制化的一个里程碑,还推动了全球金融治理体系的改革。金砖合作机制切实推动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货币金融机构的份额和治理结构改革。正是由于感受到新开发银行以及中国倡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压力,美国国会才在2015年底最终通过了2010年版IMF改革方案,使金砖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得到提升,五国在世界银行的投票权上升到13.2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份额上升到14.91%。

多边合作推动全球治理体系变革

金砖国家的多边合作具有广阔而美好的发展前景,有多方面的优势。第一,有利于维护开明国际秩序。当今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不同程度的出现了民粹主义倾向,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沉渣泛起,正在威胁世界的稳定与发展。金砖国家作为五个充满活力和发展潜力的重要行为体,有责任共同应对多边主义面临的重大挑战,维护现行国际秩序,维护联合国和国际法准则,促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发展。

第二,有利于共克全球性问题。当今世界面临环境问题、恐怖主义、国际军控等诸多公共问题,这些问题具有跨国性、公共性,超出单个国家的管辖与治理的范围,只有依照多边原则积极开展全球治理才能实现对这类问题的有效管控。

第三,有利于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当前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经济增长缓慢且经济民族主义情绪泛起。金砖国家作为五个新兴经济体,积极开展多边合作不但有利于开放市场,鼓励资金流通,还有利于推动全球治理体系的改革,塑造对广大发展中国家更加公平开放的世界经济。

近三年金砖国家各国GDP增长率,包括ASEANS东南亚国家联盟(2019年为预测数据,@BBC)

第四,有利于维护国际安全。金砖五国在地理上分布于亚、非、拉和欧洲,都是在其所处地区具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行为体。金砖五国秉持多边主义精神,关切叙利亚问题、朝鲜问题和中东北非地区冲突等安全问题,有利于管控危机、避免事态升级。

在强调金砖组织开展多边合作的广阔前景的同时,也必须客观看待生产力变迁与世界经济要素的结构性变化对发展中国家政策的影响。自动化与人工智能将对现有的就业结构产生显著的冲击,低端制造业和低端服务业从业者将出现大规模被取代的现象。

牛津大学学者卡尔·弗雷(Carl B. Frey)和迈克尔·奥斯本(Michael A. Osborne)曾分析称,服务员、低技术工人等低端岗位被计算机取代的概率在80%至98%之间。根据伊曼纽尔•沃勒斯坦的世界体系理论,发展中国家处于边缘国家地位,多从事低附加值产品的生产。

随着自动化逐步取代低端劳动力,发展中国家易受到国内失业增加和国际经济地位降低的双重冲击。因此,应清醒地认识到,金砖合作虽然前途光明,但实现的过程并非一片坦途,这需要金砖国家积极开展合作,共同克服艰难险阻。在这一过程中,中国作为金砖五国中经济总量最大、增长率和高科技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有能力也有意愿做出更大的贡献。

事实上,逆全球化思潮不仅出现在美国,在发展中国家中也并不罕见,同属金砖组织的巴西和印度也在一定程度上就在保护主义的倾向。如2019年11月4日,在曼谷举行的东盟峰会上,印度以不利于本国民众为由正式宣布退出正在进行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

第14届东亚峰会在泰国曼谷召开,印度于在峰会上正式宣布,决定退出正在进行的《区域全面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协定》(RCEP)谈判。(@新华网)

莫迪政府能够获得执政地位,很大程度上依靠其充满民族主义色彩的竞选口号,不排除未来印度政府会以此为由对金砖组织提出“难题”。不可否认,令本国民众满意是每个政府都应承担的责任,与其对保护主义进行话语批判,不如积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将“金砖蛋糕”做大做实以惠及各国,更好地实现“开放、包容、合作、共赢”的金砖精神。

此次金砖峰会将科技创新与经济增长相结合,无疑指明了金砖组织的发展方向。金砖国家目前占全球产出的近三分之一,但在高科技领域的竞争力不足制约着金砖组织国际影响力的释放。此外,制造业发展相对滞后也是印度等成员国不愿放弃保护主义的重要原因。

当前世界正在经历以人工智能、新能源、区块链等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变革。与以往依赖铁路、海运等货物运输的的科技变革不同,新科技变革基于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体现出深度交融、广泛分布、绿色经济等新特征,对后发国家而言,新技术变革既是挑战又是实现超越的机遇。依靠多边合作形成规模优势,紧跟生产力发展潮流,加速实现经济增长动力与经济结构升级是金砖国家最大的共同利益,因而也是金砖组织的发展之道。

在新技术变革的背景下要实现创新与经济增长相结合,就需要金砖组织加强在金融、互联网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并进一步提升战略互信,避免地缘政治博弈对多边科技合作的消极影响。

(崔守军: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刘祚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1744696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