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6
28
[学者观点]吴晓求:促金融供给侧改革 解决小微企业“融资贵”
来源:2019-06-28 经济参考

由中国人民银行、新华通讯社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作为指导单位,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中国经济信息社联合中国建设银行、平安普惠等举办的“2019普惠金融高峰论坛”6月28日召开。在论坛开幕前夕,就普惠金融相关热点话题,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吴晓求接受了《经济参考报》的专访。

推动金融供给侧改革

记者:您怎样理解普惠金融?

吴晓求:普惠金融是中国金融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普惠金融的核心实际上就是让各类型企业和群体在中国金融体系的架构下,都能够获得与其需求相匹配的金融服务。

记者:为了实现普惠金融的目标,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推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对此,您怎么看?

吴晓求:只有相应的金融业态,才能够服务于不同业态的企业。传统金融机构特别是大型商业银行,有责任关心、关注中小微企业的金融需求,也应该通过改革去为更多人提供财富管理,包括支付的便捷服务、合规的互联网金融服务等,这都是传统金融机构在新业态下所须达到的要求。

就融资来说,大的金融机构通过一些必要的政策安排和引导,也可以为中小微企业服务。但因其跨度比较大,以及这些中小微企业的一些基础材料不具备,的确会遇到一些障碍,因为无论是大的商业银行还是小的金融机构,都是商业型的机构,首先是不能亏损,且必须要控制风险。

因此,普惠金融更重要的是要推动金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推广金融科技,使得新的金融业态能够更好地甄别小微企业的风险,从而为它们提供相应的贷款,比如蚂蚁金服的“阿里小贷”就是一个案例。

提高金融科技水平

记者:从金融业的实践看,科技赋能金融是有效的,通过科学技术能够开发出传统金融机构没有照顾到的长尾市场。但科技对传统金融机构的赋能也是有限的,科技赋能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从这个角度分析,普惠金融离不开金融科技的扶持,如何从普惠金融与金融科技融合的层面去理解?

吴晓求:提高金融科技水平是很重要的。

金融服务有三个最基础的工作:第一是资源配置,也就是俗称的融资;第二是支付清算;第三是财富管理。

普惠金融有为全社会提供便捷安全低成本的支付服务的责任与义务。在第三方支付出现之前,支付清算主要通过商业银行来完成,包括通过信用卡、支票、汇票等形式的票据来完成支付。这些传统方式相对来说是比较慢的,普惠性金融包含的金融体系应该创造快捷的、安全的、低成本的支付方式。随着金融科技的发展,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方式为老百姓日常消费和支出提供了极大便利。

财富管理是创造一系列信息比较透明的金融资产,实际上也是普惠金融的重要内容。比如每个月购买500元、1000元理财产品的人,也需要提供一种与其需求相匹配的财富管理,而余额宝就是这类型的金融产品。

总之,普惠性金融的实现,第一要靠改革,第二要靠高科技,第三要靠关键的转型。

解决信息对称性问题

记者:此次普惠金融高峰论坛的主办方中国建设银行提出了“三大战略”:普惠金融、住房租赁、金融科技。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刘桂平表示,普惠金融其本质是通过数字化技术和市场化运营,提高金融体系的协同性和包容性,从而去实现金融服务于普罗社会大众。您刚刚也提到了蚂蚁金服的“阿里小贷”,包括“BAT(百度、阿里、腾讯)”在内的金融科技公司开发了一些普惠金融的产品,您觉得下一步大型商业银行与互联网公司的融合发展会呈现一个怎样的趋势?

吴晓求:高科技或者说金融对科技的渗透趋势,呈现为金融科技。比如说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这些都属于金融科技的底层技术,因为传统金融领域没有,我们必须把这些元素植入到传统金融体系,这样整个运行平台和跑道就发生了变化,所以金融科技的核心是应用。

为什么要注入金融科技?主要是解决金融活动中长期以来解决不了的一个问题,即信息的对称性问题。必须解决信息透明和对称性,才可以进行有效的定价。从而,金融的效力、风险相应降低,效率就会提高。这是普惠金融与金融科技融合的根本所在。

中小微企业“融资贵”尚难解

记者:自2018年末开始,国家出台了大量政策鼓励发展普惠金融,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您认为当前成效如何?是否达到预期?

吴晓求:融资难的问题通过结构性的改革以及金融科技的植入会逐步缓解,但是融资贵的问题比较难解决。目前的方案就是金融的结构性改革,加上金融科技的渗透,可以拉长金融的服务链条。

金融供给侧改革的核心问题是现在金融供给的效率偏低,与需求错位,供给能力较弱。供给侧改革就是要满足人们日益多样化的金融需求,包括融资需求、支付需求、财富管理需求,也要满足投资者多元化的资产需求。所以,必须要推进融资供给的多样性,让企业融资者可以自由选择融资工具,达到一种财务的平衡,从而把握风险和成本平衡。同时,投资者也可以自由地组合资产,根据风险偏好来组合资产,资产有很好的流动性和透明度。实际上,供给侧改革就是要实现融资工具的多样化、资产的多元化、机制的市场化。

普惠金融当然不能赚大钱

记者:一些银行表示“做普惠金融不赚钱”,对此,您如何评价?未来能否得到改善?

吴晓求:普惠金融当然不能赚大钱,只能接近于利与弊相持平。因为毕竟没有规模效应,做一笔5万元的贷款和一笔5000万元的贷款,其人力成本差不多,但规模需求完全不同。而且从目前看,金融机构贷款给没有信息和大数据平台以外的小微企业,其风险还是有点大。相关机构必须加强风险管控、加强风险识别、加强对贷款企业的信用甄别。

原文链接:http://www.jjckb.cn/2019-06/28/c_138180052.htm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0890480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