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6
12
[新京报]刁大明:美国2020年大选揭幕 拜登会是特朗普对手吗
来源:2019-06-12新京报

6月9日,宣布参与202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初选的19位参选人,齐聚爱荷华州第二大城市锡达拉皮兹,在该州民主党组织的名人堂晚宴上,每人发表了五分钟左右的讲话。

按照目前的日程安排,艾奥瓦州的民主党初选在2020年2月3日举行,并将一如既往地成为总统初选的揭幕战。

美国2020年大选周期提前揭幕事实上,自1972年各州总统初选决定最终政党提名以来,在不存在在任总统谋求连任的9次初选中,有7次是爱荷华州初选的胜利者最终赢得了提名。

这一历史经验所揭示出的“顺风车”效果,显然是任何参选人都无法抗拒的。所以哪怕只有五分钟,也不可能放弃。

值得玩味的是,目前大幅度领先民主党初选民调的前副总统拜登,却因为要参加孙女的毕业典礼而缺席了此次盛会。

目前看,拜登在艾奥瓦州仍以24%的支持率占据首位,领先位居第二的桑德斯超过8个百分点。也可能是如此稳定的领先幅度,为拜登的从容创造了些许空间。

在民主党内部吸引到总共24位参选人(打破了历史最多纪录)并陷入混战的同时,共和党阵营也不甘寂寞:6月18日,在任总统特朗普将在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的奥兰多举办大型集会,从而正式启动竞选连任之旅。

两党纷纷投入选战状态,也意味着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周期的提前揭幕。

拜登胜出对特朗普未必不利关于2020年大选的最大悬念,当然在于特朗普能否可以实现连任。

众所周知,总统的执政业绩可以看民调表现,但总统是否得以连任,却要看对手的情形。换言之,选举结果完全是个动态对比的过程。无论特朗普本人如何,如果民主党最终产生的候选人无法与之比拟,两者之间的必须选择还可能转向特朗普。

如今民主党的初选,因为拜登几乎超过桑德斯一倍的民调领先优势而少了些悬念,甚至有人戏称,民主党总统初选已完全沦为副总统人选的选拔赛。但一些历史经验也对拜登的“毫无悬念”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与质疑。

历史经验表明,参与人数越多的党内初选(1972年和1976年的民主党初选以及2016年的共和党初选),其结果往往完全不符合政党精英建制派的意图。这样看来,在24位参选人同场竞技的情况下,拜登的优势会否持续维持,可能是左右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关键指标之一。

而若最终仍然是拜登在初选中胜出,由他代表民主党挑战在任总统特朗普,那最终结果未必对特朗普不利。

拜登完全代表着华盛顿政治精英,而且其年龄比特朗普还要年长三岁……这些在往届选举中可能被视为优势的经验和阅历,在面对通过社交媒体继续保持了“反建制派”色彩的特朗普而言,极可能不是优势。

如果最终胜出的民主党提名人是一位新人,即新旧两位反建制派对决、彻底继续打破华盛顿旧秩序的情况下,民主党的胜算或许也并非如想象中那么小。

更为关键的是,民主党的提名人及其前景所影响的,不仅仅是未来四年白宫的归属,还可能是民主党政党政治生态的前景。

拜登显然更易吸引蓝领中下层,但估计也难以避免2016年希拉里那样的境遇——缺乏吸引力导致少数裔和年轻群体投票率不佳。其他的新面孔,如少数裔或女性面孔,的确令人振奋,却直接加剧了民主党“身份政治化”的不可逆趋势。

从此刻看2020年大选,无论胜负,美国两党目前的套路大概都是巩固基本盘、争夺关键盘。这种激烈党争的做法所回应的,只是部分在选举政治意义上至关重要群体的民意,而不是美国国家利益的诉求。

所以可以断定,2020年无论哪个党胜出,失败的都是民众希望尽快摆脱党争极化怪圈的切实诉求。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9/06/12/589956.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0548905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