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4
30
【财新】聂辉华等:国资授权经营方案落地 改革推进不搞批发不设时间表
来源:2019-04-30 财新

方案推进将一企一策、因企施策,目标是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

就目前出台的《方案》来看,针对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的公司,将结合企业发展阶段等分先后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授权放权的主要内容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

【财新网】(记者 孙良滋)在4月29日的国务院例行政策吹风会上,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介绍了前日国务院印发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国发[2019]9号文,下称《方案》)出台的背景,同时对《方案》进行了详细解读,他指出《方案》在推进实施过程中将坚持一企一策、因企施策,不搞批发,不设时间表。

此次出台的《方案》明确指出要优化出资人代表机构履职方式和并将分类开展授权放权。《方案》的主旨是国资监管部门从管企业为主转为管资本为主。在混改企业中,管资本即意味着国资监管部门只对应出资的部分行使权力,股东之间相互制约。

翁杰明在会上强调了《方案》的五大基本原则,即坚持党的领导,确保国有企业更好地贯彻落实党和国家方针政策、重大决策部署;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坚持权责明晰分类授权,一企一策分类授权,权责对等、动态调整;坚持放管结合完善机制等。

在提到《方案》具体推进实施的要求时,翁杰明强调,方案推进将一企一策、因企施策,不搞批发,不设时间表,对具备条件的,成熟一个推动一个,运行一个成功一个,不具备条件的不急于推进,确保改革规范有序进行,推动国有企业实现高质量发展。且在具体实施中将遵循三大原则,即分类放权、一企一策和动态调整。

他还提到此次《方案》的目标,旨在出资代表机构加快转变职能和履行方式,切实减少对国有企业的行政干预。到2022年,基本建成与中国特色现代国有企业制度相适应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

本轮国企改革在顶层设计上要落实的重要工作之一是——国有监管部门真正从“管资产”到“管资本”转变,国资委对混改企业的监管方式因此发生变化:从传统的对国有独资公司监管模式,转为对多元股东公司的管理模式和治理机制。对混改企业充分放权,落实混改后企业董事会的经理层成员选聘权、业绩考核权、薪酬管理权和职工工资分配管理权等权限,重点抓事中和事后监管。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聂辉华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方案》未来落实的重点还在于增量改革。 “整体来看,还是自上而下的针对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两类公司进行放权,但是两类公司该怎么继续放权仍需进一步细化。”

另一名长期关注国企改革的专家告诉财新记者,他注意到,此次《方案》强调“管资本为主”,而在2018年12月中央经济会议上实际上仅提到“管资本”。从某种程度上,《方案》进一步奠定了管资本的基调;但从动力角度讲,此次《方案》仍缺少对国企改革工作人员的激励考核办法以及免责机制。

上述专家指出,所谓的“管资本”,并不仅仅是要一个机构去管理,而是要求这个机构是一个完整的有且只有所有者职能的权力机构,同时必须所管的企业是混合所有制,否则用不了几年就又变成“管资产”了。

在国有企业改革中,该如何授权和放权被受市场瞩目。政策出台之前,国资委主任肖亚庆在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表态称,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以及推动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是2019年国企改革两大重点方向。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进一步介绍,目前国资委已明确取消、下放、授权了43项职能,接下来将加大授权放权力度,出台2019年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

就目前出台的《方案》来看,针对国有资本投资和运营的公司,将结合企业发展阶段等分先后向符合条件的企业开展授权放权,授权放权的主要内容主要包括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工资总额和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

就《方案》来看,授权放权分为三个方面,即在战略规划和主业管理上,将根据出资人代表机构的战略引领,自主决定发展规划和年度投资计划。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围绕主业开展的商业模式创新业务可视同主业投资。在选人用人和股权激励方面,授权两类公司董事会负责经理层选聘、业绩考核和薪酬管理(不含中管企业),推行职业经理人制度,对市场化选聘的职业经理人实行市场化薪酬分配制度,完善中长期激励机制。同时授权两类公司开展股权激励,且不与其薪酬总水平挂钩等。此外两类公司,还可以实行工资总额预算备案制度,编制年度工资总额预算,授权两类公司自主决策重大担保管理、债务风险管理和部分债权类融资事项。

聂辉华认为,放权授权,两类公司在接下来的投资中可以扩大自主权,激发创造力,使企业搞得活。管资本的方向,也能够使国有资本进出方便,使国有企业成为一个财务投资者,同时还能使竞争中性。

同样在2019年两会上,肖亚庆公布了一组国有企业规范建立董事会的数据,截至目前,83家中央企业和15035户中央企业所属的二、三级单位均建立了规范的董事会;省属国资委超过90%的企业建立了规范董事会,落实董事会职权,经理层任期制和契约化管理进一步推进,职业经理人制度、中长期激励的试点工作也有序进行。

上述要求匿名的专家表示, 他很赞同《方案》中提到“确保各项授权放权接得住、行得稳”的方向,既要保障董事的专业性,也要尊重董事会的用人权,在放权的同时也要能够接住权,从董事会的构成,至少要有一个多元化的董事会,在董事会面临决策时,能有合理的反对声音。“所以,我认为混改是管资本的另一半答案。”他说。

《方案》提出,出资人代表机构对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及其他商业类企业(含产业集团,下同)、公益类企业等不同类型企业给予不同范围、不同程度的授权放权,定期评估效果,采取扩大、调整或收回等措施动态调整。上述专家对此指出,设立动态调整实际是给整个机制开了一个“口子”,使其收放自如。权力授权放权如果“口子”开的太大,会出乱子,而一乱就会收,一收就会死,这就是一个死循环。现在不是每个企业都能接得住下放的权力,也不是这些下放的权力到每个企业都能“止渴”,如果能定期评估,对企业进行动态调整,就会收放自如。

此次出台的《方案》在四个方面明确了优化出资人代表机构履职方式,其一要制定出台出资人代表机构监督权力责任清单,清单内要大幅减少审批或事前备案,清单之外则要由企业依法自主决策;二要一企一策地制定公司章程;三要发挥董事作用,即出资人代表机构主要通过董事体现出资人意志以及进行创新监管方式,对国家出资企业进行分类管理、分类授权放权,切实转变行政化的履职方式等。

原文链接:http://companies.caixin.com/2019-04-29/101409963.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8946411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