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13
[今日头条]刁大明:特朗普将被弹劾?最想拉他下马的人是谁?
来源:2019-03-13 今日头条

“他不值得。”2019年3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在采访中被问及是否会发起针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弹劾动议时,给出了如此轻蔑的回答。

事实上,自民主党主导国会众议院的第116届国会就位以来,民主党阵营就已着手发起了针对特朗普的多项调查,特别是随着总统前律师迈克尔•科恩出席国会听证会以及特别检察官米勒调查报告的呼之欲出,关于民主党可能弹劾特朗普的猜测再次成为公众舆论聚焦讨论的话题,这也才有了针对佩洛西的发问与如上的答复。

佩洛西其实也给出了所谓“不值得”结论的理由。她的原话大意是,“弹劾将让这个国家(美国)陷入严重分裂,因此除非存在紧迫的、压倒性的、两党都认可的某种理由,我认为我们不应该走到那一步,因为那会导致美国的分裂。为了他不值得。”所以,其实佩洛西的“不值得”,并不是特朗普“不值得”被弹劾,而是冒着导致国家分裂的风险来弹劾特朗普“不值得”。

这种表达看似是在捍卫国家的“不分裂”,但从本质上的潜台词其实是,在已经如此“分裂”的国家与政治状态下,弹劾特朗普对民主党不是最好的选择,是对民主党的政治规划而言并“不值得”。

首当其冲的理由是,佩洛西及其所代表的民主党领导层到目前为止并未看到足够弹劾特朗普的政治“窗口”,目前尚没有构成“弹劾”量级的实锤。

虽然科恩在国会听证会上的各色爆料令人咂舌,但至多是奏响了未来各种调查的前奏,缺少一锤定音的任何证据;而米勒的调查报告,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迹象会将特朗普本人置于不可逆的弹劾境地当中。

其次,即便科恩提供若明若暗的线索或者米勒的报告结果锁定了特朗普某种可能的“罪行”,但这种司法程序的认定仍然与弹劾需要的政治认定存在距离。

这也是佩洛西所担心的“两党都认可”的必要性,如果仅有民主党一党的认可,就难以实现弹劾所要求的政治认定。

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政治认定一定要是“压倒性的”,这是制度框架所需要的。虽然按照美国联邦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民主党凭借在国会众议院中的过半多数完全可以发起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但在联邦宪法第一条第三款的要求下,需要有三分之二的国会参议员同意才能确认将特朗普弹劾下台。而仅仅掌握47个席位的民主党要凑齐三分之二,还需要另外20位共和党国会参议员的支持,这种跨党的“压倒性”局面是可遇不可求的,或者说几近毫无可能。

如此劳而无功的弹劾选项当然“不值得”,除非这个不会有结果的桥段可以实现佩洛西们当前的最大目标——在2020年夺回白宫。

在动态的竞选政治维度上,作为议程设置的弹劾更像是一把双刃剑,而且似乎对自己人更不留情。诚然,弹劾这种高级别“大杀器”一旦开启,一定会彻底套牢特朗普、占满他的每个空间与每个时间、瘫痪白宫所有的内外政策议程。但这种锁定效果毕竟是有阶段性的,一旦在总统因为在国会参议院不支持弹劾而躲过一劫的话,特朗普会以胜利者的姿态巩固基本盘和关键盘,而民主党阵营则不得不面对选民的失望以及对极化党争的加倍厌恶。

一场无法将总统罢免的弹劾还有可能形成对特朗普有利的局面。

即便弹劾显然不是对民主党有利的好选择,但民主党内部却还是有人站出来反对佩洛西的“不值得”论调。以刚刚上任国会众议员的亚历桑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为代表的少数持有激进进步主义立场的民主党人很快公开站出来反对佩洛西。

而这些一定要把特朗普拉下马的民主党人所代表的应该就是接近有60%到70%支持弹劾特朗普的民主党基层选民。在弹劾与否背后,其实也浮现出如今民主党精英层和普通选民之间在政治考量与诉求上的分歧。

对于刚刚当选的、具有反建制倾向的激进民主党人而言,他们正在利用普通选民的狂热诉求来挑战佩洛西及其所代表的传统进步主义派,甚至希望更新民主党的政治生态与政策方向。

试想,如果民主党贸然发起了对特朗普的弹劾但却又弹劾失败的话,民主党的基层选民将会对制度化方式的可控党争彻底失望,进而将可能更多更快地放弃传统派、转向支持激进派。面对弹劾可能导致党内权力转移的溢出效应,佩洛西当然会觉得太“不值得”了。

无论如何,从制度上的不现实,到选举政治上的得不偿失,再到党内生态上的戏剧性冲突,弹劾与否似乎越来越无关特朗普,反而成了如今民主党谋求蜕变中的阵痛。可以肯定的是,民主党内部在弹劾问题上越难达成一致,也就意味着他们越难在2020年拿回白宫。

(作者系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www.toutiao.com/a6667702473760702987/?iid=0&app=news_article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8951405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