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01
[新闻晨报]刁大明:特朗普不在的日子 美国发生了什么?
来源:2019-03-01 新闻晨报

“总统先生,欢迎回家”。昨天,从河内返回的特朗普恐怕已经收到了众议长佩洛西的“温馨祝福”。两周前,趁佩洛西不在国内,特朗普在白宫草坪宣布并在椭圆形办公室签署了国家紧急状态令,此番,趁特朗普不在国内,佩洛西组织众议院投票否决了国家紧急状态行政令。民主党祭出的大招还不止于此,正当美朝首脑会晤之际,长期担任特朗普私人秘书的科恩终于打破沉默,在众议院举行的“通俄门”听证会上曝出不少猛料。船迟又遇打头风,特朗普凶多吉少?

《顾问》本期访谈嘉宾: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刁大明

“否决权”待命?

顾问:佩洛西称:终止国家紧急状态“不是修建边境墙的问题,这事关美国的宪法体制。这不是政治问题,也不是党派分歧,这是爱国主义。”怎么评价她的这段说辞?

刁大明:联邦宪法并没有关于紧急状态的任何表达,所谓的防波堤程序就是国会可以对总统行政令进行否决。如果非得上升到宪政层次,就只能参考联邦宪法第二条,赋予总统行政权。但是,什么是行政权?涵盖哪些范围?总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行使?没有明文规定。确实会有司法争议,但未必能形成确认其违宪的说法。民主党虽然把它提到了国家根基的层面,但其实还是一个党争议题。

顾问:加利福尼亚州牵头的16州对特朗普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发起联合诉讼,称特朗普违宪。到底违不违宪,如果宪法没有给出明确规定,法院如何做出判断?

刁大明:这个诉讼的焦点仍会回到立法权与行政权的冲突上,认为总统的做法有绕开国会重新立法之嫌。特朗普当时发布“限入令”(“禁穆令”)也被部分州提起诉讼认为其违宪,但联邦最高法院最后还是做出了对特朗普有利的判决。现在这个官司打到最高法也很有可能不了了之。最高法的审理期是每年的十月份到来年七月份,就算进入程序,估计也得明年下半年才能得出结果,按照白宫的说法,到那时边境墙都已经筑得差不多了。因此,这种做法不会有实际的效果,更多是在表达不满或者纠缠。

顾问:特朗普早就抛出狠话,如果国会通过决议否定他的紧急状态,他就会使用总统否决权。有趣的是,这么一位易怒的总统上任以来尚未使用过否决权,是不是因为此前共和党在国会一党独大?

刁大明:也不是说之前没有动用总统否决权的可能。过去两年里国会通过的很多立法正好也符合特朗普的政策议程,另外牵涉到一些有争议的议题比如“与台湾交往法案”,甚至涉藏的议题,按照传统的做法,总统应当否决,但他选择了签署,但是,还有一些法案确实与他的理念不符,比如2017年8月初,他签署的《以制裁对抗美国敌对势力法》缩小了与俄罗斯关系缓和的余地,当时之所以签署,是因为该法在国会两院高票通过,即便否决也会被国会推翻。

“通俄门”坐实?

顾问:科恩的证词涉及特朗普给艳星的封口费、维基解密掌握的希拉里私密信件、特朗普与俄罗斯商业往来的嫌疑等,这些证词构不构成对其涉嫌“通俄门”极其不利的威胁?

刁大明:在舆论的造势上还是很有噱头的,但是,首先,科恩本身也是米勒调查的目标,其次,国会的听证不会获得比米勒调查更多的信息。公众还是在等待米勒调查的结果,对科恩的听证无非就是米勒调查的一个剧透而已。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实打实的证据,他的所见所闻都是一面之词。当然,民主党发起这场攻势可以污化特朗普的形象,但是,在他的铁杆支持者看来,这样的污化可能也无所谓。对中间选民也许会有些作用,除此之外,更大的效果是有助于民主党开启新的调查。

顾问:米勒的调查报告尚未完全公开的原因是什么?调查本身是否已经结束了?

刁大明:调查程序应该是基本结束了,撰写报告的进程已进入尾声,有些东西还需要查漏补缺。迟迟未完的原因有很多,主要可能还是司法部存在顾虑,毕竟米勒的职位是经司法部确认的。

顾问:在“通俄门”调查中,有6名特朗普的前助理或顾问已经认罪,这些人的供认记录中有没有涉及到与俄罗斯共谋干涉选举的部分?

刁大明:前竞选团队经理马纳福特的情况应该和国外介入有关,前国安局局长罗杰斯和阿桑奇有过接触,但即便这样,也很难核实这六个人与俄罗斯有什么勾结。最有可能的倒是六人之外的前竞选团队外交政策顾问卡特·佩奇,但卡特·佩奇在特朗普团队中的级别很低,并非核心幕僚,因此,与特朗普未必有机会直接互动。米勒调查最终的结果也许只能证实特朗普周边的一些人存在的问题,对特朗普本人并不能构成明显的威胁。

公私分明 内外有别?

顾问:说句题外话,过去克林顿因为与莱温斯基有染差点被弹劾,现在,特朗普公开承认婚外情和封口费却安然无恙,是美国的社会道德出现了问题,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刁大明:这两件事有些微妙的不同。公众对政治人物的私德有不同的标准,克林顿的确存在私德的问题,但当时之所以面临弹劾的危险,是因为他在与莱温斯基的关系问题上作伪证、蔑视司法程序,而不是性丑闻本身,而特朗普的“封口费”事件如果属实,也是在竞选期间,并非任职总统期间,问题的关键在于这个钱是从哪儿出的,如果是他自掏腰包,就可以不在司法议程讨论范围之内。即便是竞选团队所出,只要他没作伪证,也可以豁免。

顾问:假设河内会晤谈出了成果,会不会削弱民主党对他的攻势?河内会晤没有签协议对他接下来应对民主党的攻击是否非常不利?

刁大明:国内压力对他的外部应对并无影响,河内会晤没有形成公开的协议也是因为朝核本身的问题。对特朗普而言,会谈没有签协议未必是糟糕的状态。在外部事务上谈出成果,未必有助于他应对国内压力。民调显示,47%的美国人对他处理半岛事务的能力持满意态度,52%的美国人认为朝鲜是首要威胁,有此基础,朝核就成为特朗普可以长期操纵的话题。不着急解决,把线放得长一点,延长到可以影响选举周期的时间段,对他来说不是坏事。

原文链接:http://epaper.zhoudaosh.com/html/2019-03/01/content_761400.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8952200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