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01
[凤凰报]马亮:网约车监管产生的问题要用服务解决
来源:2019-03-01 凤凰网

2月28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受访时表示,网约车、共享单车等是交通运输行业的新业态,在发展过程中必然会带来新问题和提出新要求。因此,“对于这些新问题和新要求,我们的态度是包容审慎、鼓励发展、规范发展。”而不久前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全国政协会议上对也对网约车监管有过一番讲话,在全国两会之前,关于新型业态监管的表态密集出现,对于网约车等互联网新经济的发展是个好消息。

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和普及,使交通运输行业涌现出许多新兴业态。作为共享经济的典型代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极大地便利了人们的交通出行,缓解了交通拥堵和环境污染,也创造了大量新型就业机会。但是,在网约车和共享单车的发展过程中,也产生了很多新问题,使监管部门不得不因应调试。

习惯于维护既定秩序的监管部门,往往看不惯新兴业态这种无序发展乃至“野蛮生长”的领域,通常会习惯性地采取围追堵截的强硬监管姿态。特别是在面对资本裹挟和财大气粗的互联网企业时,政府部门倾向于对其“硬碰硬”。比如,一些地区制定的网约车新规使网约车朝着出租车化的方向发展。这既有违新兴业态的发展方向,也不利于巡游出租车等传统行业改革。

从过去一段时间网约车监管政策的演变过程来看,这种监管模式很难适应网约车等新兴业态的发展需求,已经到了改弦更张的关键时期。一方面,合规的网约车平台企业、车辆和驾驶员的占比都极低,大量网约车不得不在灰色地带运营,由此诱发许多安全风险。另一方面,各地交通运输部门的运动式执法,令“打车难”、“打车贵”和黑车泛滥等问题时有发生和卷土重来。如果摸不清共享经济的运作模式和演变规律,一上来就给其戴上规范运行的镣铐和枷锁,可能就会扼杀方兴未艾的新兴业态,并且可能错失共享经济的发展契机。

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对于网约车这样的新生事物,也都经历了类似的试错和学习过程。Uber是网约车领域的开创者,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运营,并受到各不相同的监管。美国许多州和城市一开始多允许Uber、Lyft等网约车的运营,但是后来都对其提出了相适宜的监管框架条款。欧洲一些国家的政府对网约车说“不”,这主要同其强大的出租车行业工会保护有关,政府考虑选票不得不委曲求全。而其他新兴国家,如新加坡,监管部门同网约车从业者达成共识,并为网约车提供和出租车同台竞争的市场环境。印度尼西亚网约车平台Go-Jek异军突起,在东南亚的多个国家拓展市场,并得到中国多家互联网巨头的注资。

总体来看,网约车在各国的遭遇一直处于发展和制约的摇摆不定之间,同各国和各地的政治体制、市场环境和社会文化有很大关系。因此,利用中国的体制优势和用户市场潜力,抓住网约车的发展契机并对其加以合理规范,是推动共享经济和其他新兴业态发展的关键所在。

过去许多地区的监管政策都是假借安全之名而行保护落后产业之实。比如,很多地区刻意回避传统巡游出租车的利益纠葛和改革困境,而选择对网约车进行差别化管理,设置过高和不合理的行业进入门槛而使合规化运营难以落实。一些地区甚至对车辆的购置时间、车价、轴距、排气量等进行事无巨细的要求,变相提高市场进入门槛去保护巡游出租车的行业利益。如此避重就轻的监管方式使网约车监管走向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未来监管的重点应该是确保出行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

对网约车既要监管,更要服务,这意味着对网约车监管也需要加强“放管服”,该管的要管好,该放的要真放,该服务的要切实服务。

过去交通运输部门对网约车往往采取的是强力监管姿态,为该行业的准入设置较高的门槛,主要精力都放在对违规运营的车辆和驾驶员进行处罚。但是,对于如何扶持网约车行业的发展,如何为网约车相关的企业和从业人员提供各类公共服务,政府部门则想得不多,谈得很少,做得不够。

就此而言,加强对网约车等共享经济的政府服务,使相关企业和从业人员能够得到应有的价值肯定和身份承认,可能是破解网约车监管难题的新思路。与其围追堵截,不若正面引导。在服务中监管,在肯定中改进,在发展中优化,是对网约车等新兴业态的监管正途。

这种新型监管思维也反映了当前全球公共监管领域的改革趋势,即各国政府愈加认识到政府与企业不是“猫和老鼠”的敌我关系,在很多方面政府与企业都是目标一致的。企业不是被动等着接受政府的监管,而是愿意自愿和主动地进行自我监管。这不仅会令合规守法运营的企业从中获益,也大大降低了政府的监管成本,从而达到政企互赢。

特别是对网约车和共享单车这类平台经济,平台企业往往有很强的市场支配地位和行业自律诉求,在多数情况下都在代行政府监管义务。强化政府监管平台,平台监管运营企业和从业者的理念,减少政府部门的不必要干预,或许有助于让这些新兴业态在快速发展的同时也更加有规范和秩序。

当然,包容审慎的监管不是完全袖手旁观和放任自流,而是需要加强关键领域的监管和事中事后的监管。所谓关键领域,至少包括维护乘客安全和驾驶员的劳动权益。乘客安全是交通运输行业的生存底线,而驾驶员劳动权益受侵害是平台经济容易诱发的问题。事中事后监管则意味着要加强政府与企业的日常沟通,并建立信息报送和预警反馈机制,使政府部门可以更加及时有效地对行业问题作出响应。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s://pl.ifeng.com/c/7kgtVol2blg?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7517554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