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29
[凤凰网]许勤华:不对新能源产业保护和扶持,壮大不起来
来源:2019-01-30 凤凰网

2018年是“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能源资源合作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中之重,中国与沿线国家的能源合作有哪些重大成果?对外能源投资以及基础设施投资存在哪些风险,又该如何规避?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的能源战略发生了哪些关键节点的变化?凤凰网《政对面》第24期对话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许勤华教授。

以下是《政对面》对话许勤华实录精编(二):

政对面:现在,一到供暖季,北方的空气质量就变得很差,部分原因是采用煤炭供暖,大气十条公布之后,北方一些省份开始推行煤改气,但是2017年的政策推进过于激进,使得天然气的需求量急剧上升,造成供应压力,关于国内天然气供应,如何保障稳定以及满足大众需求,国内页岩气开发的竞争优势如何?

许勤华:你提出了一个特别尖锐的问题,对于煤改气政策有一些老百姓是比较有抵触情绪的。我们团队也做过关于这个雾霾的形成原因,后来在《人民日报》理论版也发了,其中很大一个原因是城市周边用那种小煤炉产生的。

煤改气它的好处是什么呢?去年11月份我去西安开了一个光伏领袖锋会,因为我是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出我所意料之外,西安一片蓝天。我们开会之前与西安副市长在那聊,说西安的蓝天白云变得越来越多了,不止是西安,包括其他一些原来雾霾很严重的城市都有很大改观,然后这位副市长就说,我们是严格执行了煤改气政策。然后严格到什么程度呢?就是把一些煤炉都给推倒了,种上草皮,然后老百姓就调侃说干脆多给我们种上点草皮。这说明了一个矛盾,就是到底要什么,执行过程当中应该用哪种合适的手段。

关于国内天然气供应压力方面,我觉得现在已推出了几项应对措施,一是关于敦促国内加大开采力度,第二个就是要规范协调好天然气的设施的统筹的建设,还有一个就是关于天然气价格,居民用价、非居民用价这样的协调。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他们在加大力度进行开采,然后进口液化天然气等等,包括是我们说的管道天然气进行相互补充,我们已经签署的长期天然气合同已经足够今后十年用了,因为我们预计了天然气城市管线建设并不能迅速跟上天然气的大幅度消费和需求。

那么当中国的国家能源战略明确再从高碳的,就化石能源向低碳的,特别是可再生能源的完全发展过程中,有一个过渡阶段是要用天然气和煤炭还要加上核,煤炭是不能超过62%的。非化石是必须要15%,天然气必须要10%,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时候,日本也经历了我们这样的一个纠结过程,用天然气,用不用?用多少?那么现在他们已经超过20%。所以现在用天然气在能源结构占的比例能够来衡量一个经济体是发达经济体还是发展中经济体。

政对面:我们看到为了整个空气质量的改善,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的清洁能源的政策,包括刚刚谈到对新能源汽车的一系列补贴,然后包括像光伏产业的补贴,但有时候就会觉得,一旦政府的政策出台之后,那么就会出现一窝蜂涌入的情况,那么随之带来的就是产业过剩问题,或者说骗补情况非常严重,怎么样来评价目前国家的这种新能源政策,你认为还有哪些地方是值得特别注意的?

许勤华:非常感谢你能够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曾经在央视财经频道做首席专家的时候,我还很顾虑要不要使用这个骗补这个词,也有人提醒我要慎用,但确实这种情况是真实发生的。我们要分几个方面来看,第一就是新能源汽车要不要补贴,比如说像光伏产业,还有风电什么,它一开始要不要财政补贴,国外批评我们批评的特别多的就是财政补贴,而且说我们是隐性的财政补贴。

说我们的隐性补贴主要就是指土地,因为我们地方为了有国际的项目,所以一般都是很低的地价,是无息的或者低息的这样土地的提供。但反过来,应该看到像光伏、风电,所有的可再生能源,这些新兴的创新的能源,其实国外也是有补贴的,国外不止是对这些有补贴,跟我们一样对化石能源也是有补贴的。当然,发达经济体现在可能开始慢慢退坡或者停止对化石能源的补贴。供暖、供气这些关乎着民生大计,得一步一步来,对于发展中经济体,这就是能源文化的差异性理解,他们有时候不理解。我们对光伏和新能源汽车,要进行财政补贴,为什么?因为它们是“幼稚产业”,如果不对“幼稚产业”保护和扶持的话,壮大不起来。

政对面:不然它们生长不起来。

许勤华:中国如果想不走原来发达国家先污染再治理这样的老路,就特别需要可再生能源的快速发展,或者绿色能的、清洁能的快速发展,走另外一种发展的模式,所以进行了这么多年的财政补贴,它的成果是什么?成绩是非常显著的,记得2011年,我申请下来亚太经合组织的一个关于分布式能源项目,亚太经合组织说干脆把可再生能工作的政府工作小组会也放在里面,能源中心选择在上海,这应该是中国第一个分布式能源的会,现场有三百多人的规模,其中有一百多名外国专家和学者。中国是生产光伏最大的国家,当时在会上也没有一个人说中国是消费。

现在我们国家还是最大的装机容量、风电、太阳能最大的生产国,是最大的清洁能源消费国,拥有了燃煤热煤和煤炭清洁利用等先进技术,促进了经济的快速发展。关于存在这种骗补的情况,问题首先是我们的财政补贴机制还有需要调整的地方,美国的财政补贴对于这种新兴产业,主要补贴在研发方面,法国他们不是补贴在生产商的,不是说你生产一辆新能源汽车我补贴多少钱,而是补贴在经销商那边。比如说一辆新能源汽车能跑多少公里,然后从公里数里面来进行实际的补贴,这就可操控了。日本是补贴在消费者那,消费者买不买新能源汽车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说财政补贴政策是应该的,但是它的方式是需要调整和准确化,要有的放矢。

那要解决哪些问题呢?在保护这些企业,改善它的经营环境情况下,一定要改变这种盲目的扩大产能,那些产品的复制、雷同、粗制滥造、没有技术的创新和突破就该及时调整了。我们现在新能源汽车很多混电、插电的,其实说白了,说到底它并不是清洁能源汽车,为什么?因为它用的还是电,在我们的能源结构中,60%多还是通过煤炭发电。

我们希望这个政策能更精细化,然后还要在道德和精神方面进行引导,比如在日本,哪个企业生产的冰箱或者其他什么电器不环保,就没人会买它的东西了。当然,中国还需要一个过渡阶段,这个过渡阶段的过程我们用一个词叫能源教育。

政对面:对,它是有一个过程的。对于民众来说,就像你谈到能源教育其实是我们要开始重视的问题。

许勤华:拿中国人开车而言,百姓从小康到富裕,从以前买不起车没有开过车到现在车子的普及,开车肯定要开大车,什么豪华车。等到大家的普遍都心里得到满足以后,这可能得要十年,满足以后他肯定会觉得,这个停车那么不方便,停车费用那么贵,然后都回归到像日本那样小小的面包车那样。

所以应该从政府口和民众口,还有教育口,这几者要结合起来,这个我觉得像你们作为媒体,就更应该发挥第一引导的作用。

政对面:许老师2017年发表过一篇研究文章《中国全球能源战略:从能源实力到能源权力》,从实力到权力的转变意味着什么,对于中国在全球的能源地位有何影响和变化?尤其是在今年大家可能会比较多的谈到中美贸易摩擦升级的背景之下,那么中国如何来确保自己的能源安全,对此你会有怎样的研判?

许勤华:有的人一听到权力就觉得是你之所得必我之所失,但我这儿的实力其实是用国际政治的一个普遍概念,是指要用我已有的实力去产生我的影响力,我影响大家去走一个能源转型和全球转型、绿色转型的这条道路,大家来一起做。

我们以前没有这个实力,说话基本上没人听,比如原油价格方面。我这儿指的权力其实就是一种影响力,上海也有了原油期货市场,其实没有哪个国家现在可以对原油价格有真正的独有话语权,因为上百年以来原油国际市场已经形成它自己一套体系。所以你只能是增强对它的影响力,定价话语权的影响力。中国在原油价格很多是依据国际原油市场,那么我们通过十天的基价的时间,低于40美元我们就保持原来的价格,高于130美元我们就不提升,或者提升的非常的少,目的就是保护我们消费者的民生权益。国际油价涨我们后面的反应,到加油站反应出来的都是一个滞后性的反应,很多不专业的人会说,国际油价涨了,我们反而跌了,国际跌了怎么我们就涨了,现实是这样,但是它整体的价格范围是给限定出来的。上海原油期货交易所的建立,将成为我国今后原油价格的定价机制极为重要的参考依据。

我们现在在全球五大区域都进行了投资,上游我们有权益油,我们有一百多个国家进行油气合作,那说明什么?如果在最下游的市场价格要产生你的影响力,你必须在上游生产端你有进入和风险和共享,这个问题也是原来我一直就没想好,我就想为什么要投那么多钱,并购那么多油气田,而且在很多油价高的时候进去。后来我才想通了这个道理。

第二,价格它很多是现货价和期货价,那么期货价有时候决定了很多的价格的走势,那么我们这个机制也开始打通了,这个其实每一步走的都非常艰辛的。很长时间中国是最大原油进口国,但是我们没有原油期货,现在我们有了。今后我们对原油价格,包括我们现在的商业储备、战略储备,一一都做起来了。今后在可再生能源比例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油价是不太可能回到原来那么高的非理性价格,也不会像原来那样的,无论是从真实的情况还是从心理的反应中感觉到不安全感。

政对面: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怎么样来评价四十年来整个中国的能源战略,你觉得发生了哪些重要的变化?

许勤华:我觉得变化是翻天覆地的,从改革开放以后经济快速增长,在几个五年计划的时候都是两位数的这种GDP的增长速度,那么能源是支撑经济增长的基础。当时我在惠州大学支教,因为电力不足,经常一会儿就停电,在十一五之前基本上我们的能源战略是保供应,能源局最大的任务也是在供应安全这块。

到十一五规划的时候,我们发现它增加了一个点,还要考虑到环境,所以叫做增量提效,就是要增加供应量,但也要提升效率。然后到了十二五的时候,就是要向清洁能源、绿色能源的结构性转化。那么到了十三五规划的时候,除了我们刚才说的这个,更多的要适应这个环境,然后要解决可再生能源的消纳问题,以及要更多能源品种的平衡性发展,这个逐渐转变的过程像我们说的叫做中国的新能源观发展,对内就是要提升能源效益,改善能源结构,对外就是要共同维护全球的能源安全。通过这样一个方式转变,我们今后应该是会生活在越来越美丽,越来越清洁的家园。

原文链接:http://inews.ifeng.com/60254578/news.s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8946362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