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7
人大国发院研究员黄石松出席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2019年1月14日,北京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开幕。15日下午,通州代表团就政府工作报告进行审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同志参加审议,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黄石松做审议发言。以下为黄石松代表的发言整理,已经本人审核。

把“五性”、“七有”的要求

贯穿到副中心控规落实的始终

我想结合如何贯彻落实好副中心控制性详规,谈一点体会,提三条建议。

一条体会是:副中心控规真正贯穿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

我记得蔡书记在十九大刚刚闭幕,在市委贯彻学习十九大精神学习研讨时首次提出“四性”的要求,后来概括为“便利性、宜居性、多样性、公正性、安全性”,这“五性”的概括老百姓听得懂、看得见、摸得着,所以深入人心。我在履行人大代表职务、在参政议政时,常常把“五性”作为衡量标准。“七有”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这次政府工作报告也明确指出要紧扣“七有”和“五性”,扎实办好重要民生实事。

从一个普通市民的角度来看《控规》,我就希望《控规》的贯彻落实,能够在推动“七有”的落实,在体现“五性”上,能让老百姓有获得感。有了获得感,老百姓就会自发地去学习《控规》、自觉地去遵守《控规》、坚定地维护《控规》,《控规》的贯彻实施就会从党中央的决策部署形成全社会的共同行动。那么,在《控规》的贯彻实施中,如何充分体现“七有”和“五性”,还有很多问题值得研究,我以“七有”中的“老有所养”来举例,我提三条建议:

第一,建议充分考虑到人口老龄化的影响,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贯穿到各专项规划中。

《控规》第五条明确规定,到2035年承接中心城区40万-50万常住人口疏解,要形成与城市副中心战略定位、主导功能相适应的人口布局与结构,让城市副中心成为“留得住人,扎得下根”的地方。内涵十分丰富。我没有通州区近30年的人口数据,但从北京市来讲,我做过分析:

1990年,北京市常住人口1089.1万,60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为110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0.1%,标志着北京市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到2004年末,制定04版总体规划时,全市常住人口1 492.7万人,其中60岁以上的老年人口已达188万,比例为12.59%。这一个15年,老年人口增加了78万,占比提高了2.5个百分点。

2017年,北京市常住人口2172万,60岁及以上常住老年人口为358.2万人,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6.5%;比制定04版总规时,老年人口总量增加了170万,几乎翻了1倍,比例提高了4个百份点。从2004年到2020年,又是一个15年。如果与1990年时比,也就是在这30年内,常住人口翻了1翻,但老年人口是1990年3.25倍,比例提高了6.5个百份点。

来看未来发展趋势,从2020—2035年是第1个15年,从2035到2050年是第2个15年,合起来是30年。我们的预测是到2050年,北京市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规模将超过900万,规模将达到现有水平的近3倍,老年人口占比将超过40%。

所以,希望在落实《控规》过程中,高度重视人口结构变化,对人口老龄化的形势做出预判,未来的副中心不仅是没有城市病的城市,也是没有老年病的城市。老年病都是慢性病,都是年轻时落下的根子,必须未病先治。

第二,建议深化对国际一流老年友好和谐宜居环境的研究,完善相关清单、设计规范和导则。

《控规》在总则中明确了战略定位:着力打造国际一流的和谐宜居之都示范区。那么,基于人口年龄结构,这个示范区应该是“老年友好的和谐宜居之都”。我国在适老宜居环境建设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在公共建筑、养老设施、医疗设施等特定功能区域的适老化改造方面、在单体住宅建筑和室内适老化改造方面,有了相应的技术规范和标准。但应该说,副中心控规对国际一流和谐宜居之都的这个“宜居”,在理念、提法、目标、要求、指标体系上是超前的,是超前于现行的一些规划设计和建筑设计技术规范的,体现的是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比如,《控规》对宜居的内涵有:低碳高效的绿色城市、蓝绿交织的森林城市、自然生态的海绵城市、智能融合的智慧城市等。这些理念在贯彻落实上,就对现有的规范、标准、指标提出了挑战。

所以,我的具体建议是:基于国际经验和首都特点,从城市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规划、居住区和居住小区规划等不同层次,对城市规划、建设和管理中的公共交通系统、绿化系统、河湖水系等公共空间、半公共空间等各个层次的适老化环境建设的内涵、技术规范等进行研究,包括构成要素、清单、标准、规范等。

第三,建议处理好现有政策与《控规》及各专项规划的衔接,保持《控规》的约束性和完整性。

比如,关于养老服务体系,全市的要求是构建“三边四级”养老服务体系,每一个区设一个养老指导中心,每个街道设一个养老照料中心,在社区设立养老驿站,依托社区驿站延申到居家,到2020年前全市要建1000家社区养老驿站。

那么,对于公共服务体系,副中心控划是怎么规定的?第四章第39条规定:坚持宜居便利、均衡发展,建立市民中心-组团中心-家园中心-便民服务点的公共服务体系,构建5-15-30分钟生活圈。

这就涉及到全市政策的普适性与副中心控规的高标准、超前性、特殊性的衔接问题。副中心的控规是一个体现全面开放、体现改革创新精神的控规,很多方面甚至要对现行的政策进行引领,倒逼现有的工作体制机制的改革。不仅是规划、建设,在社会治理上也是。比如,蔡书记提出,要打造升级版的“街乡吹哨、部门报到”,要建立服务群众的响应机制,为群众吹哨,向群众报到。要把副中心的规划、建设、治理三着有机结合起来,规划设计阶段和建设阶段就要考虑治理问题。

以上发言,不妥之处,请批评指正。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7023891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