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1
03
[新京报]刁大明:美国全面恢复对伊朗制裁,但效果很难如愿
来源:2018-11-03 新京报

2018年11月1日,美国特朗普政府宣布将如期在11月5日重启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主要涉及能源、金融、航运以及造船等领域。也就是说,在退出伊核协议半年之后,特朗普政府声称将全面恢复因伊核协议而解除的对伊朗制裁。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对此回应,伊朗方面对美国的新制裁并不感到担忧,美国将无法执行对伊朗的制裁措施。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政府同时也确认了相关的石油贸易制裁将为8个国家提供暂时豁免。这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新一轮制裁只能做到“按计划”准时落地,但客观上却并未有效实现最初提出的所谓“零出口”目标。

即便不如预期,似乎也没有影响到特朗普本人的心情,他很快在社交媒体上贴出了一张《权力的游戏》风格的海报宣传画,并设置为置顶。可见对于此刻的特朗普而言,向选民交代、凸显自身兑现承诺、提振选情,才是“王道”。

自8月7日对伊朗实施首轮制裁以来,特朗普政府极限施压的所谓“效果”难言理想。一方面,伊朗开始在地缘政治意义上辗转腾挪,与俄罗斯、土耳其联手“抱团取暖”。三国历史悠久的“一团心结”竟然化为某种程度上的“团结”,也算是特朗普中东政策的意外效应。另一方面,长期与伊朗进行正常石油贸易的多个国家特别是其中美国的盟友国家,纷纷表达反对,这些压力显然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外溢效应趋于失控,几乎无法彻底兑现。

更为重要的是,伊核协议其他五国仍旧坚持捍卫伊核协议,进而也导致了美国的愈发孤立与寡助。当然,如果再加上美沙关系近来的微妙变化因素的话,特朗普政府的对伊政策正在陷入一种无计可施、骑虎难下的尴尬境地。

面对着对伊政策的僵局感,特朗普政府内部也浮现出不同声音。依照美国媒体的相关观察,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一贯坚持对伊朗采取无所不用其极的施压,一定要实现所谓“零出口”目标,给伊朗经济以最大限度的外部压力,甚至迫使伊朗内部发生动荡乃至更迭。而目前看,这种绝对单边的极端路线暂时让位于以财政部长姆努钦为代表的相对温和立场,即在豁免的前提下继续对伊朗施加经济制裁,从而平衡盟友关系与中东议程。

无论如何,在特朗普政府内部已司空见惯的纷争再次发生在对伊朗政策上,并不令人意外。据悉,博尔顿原本计划在1日举行的关于伊朗政策表态被临时取消,改为国务卿蓬佩奥和财长姆努钦发声,而最终豁免名单以及期限等细节可能还在协商之中,这些不免仓促的事态发展,也能说明特朗普政府在伊朗政策上的举棋不定。

尽管特朗普政府在11月5日将开启对伊朗的新一轮制裁,其效果也大概率地无法如愿。

石油出口的豁免安排,也意味着伊朗仍可避免彻底回到伊核协议之前的严峻局面,而豁免期限等细节的未来磨合也可能将美伊双方博弈扩展为多方博弈,进而增加了最终实现“零出口”的难度。金融制裁的效果可能也要取决于相关机构的配合程度:目前被排除在豁免范围之外的欧洲已以伊朗退出全球银行结算系统后可能难以追求支恐资金等为由对美国相关制裁表示反对,甚至也不排除为伊朗提供必要的金融服务支持。

而对伊朗来说,虽然国内经济态势受到了某种程度的影响,但在与美交恶的40年中,所谓“抵抗经济”早已习以为常,并不容易因为美国的制裁而出现特朗普政府所期待的政策调整乃至政局变化。而在中期选举之后,如果特朗普在国内陷入“跛脚”,其推进中东事务的动机与迫切感将更为突出,届时他会如何选择,继续经济施压,或者会否采取激进行动,都无法彻底排除。

相比而言,执政将近两年的特朗普政府在中东事务上的战略意图还算是明确的,即将伊朗视为矛盾焦点和首要威胁。但就过去半年以来的执行而言,主观意图和客观能力之间的差距一览无余。这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背后,不但有特朗普政府内部的分歧不断与行动力不足,更是这个标榜“美国优先”的国度对当今世界趋势的失焦与误读。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X_vKNVwO72f8nVyp7NaVg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146325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