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1
02
[地球日报]崔守军 张政:巴西新总统对华似乎并不友好 中巴关系会怎样
来源:2018-11-02 地球日报

2018年10月28日,“灰犀牛现象”在巴西再现,极右翼的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博尔索纳罗在巴西大选中获胜,成为1985年巴西民主化以来第一位极右翼领导人。至此,在2018拉美“大选年”中,除墨西哥外,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哥伦比亚以及巴西均是右翼政权上台,地区政治生态呈现“左抑右扬”格局。

自前总统罗塞夫被弹劾以来,巴西面临着经济、政治和社会三重危机,催生了极右翼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扩散,为博尔索纳罗的成功当选夯实了的民意基础。经济上,巴西GDP自2012年至2017年多为负增长,增长率最高未超过1.5%,与此同时失业率不断攀升,2018年初高达到13%;政治上,党争不断、政治腐败横行,诸多高层领导人深陷贪腐丑闻,而博尔索纳罗是13位总统候选人中唯一没有遭到腐败指控的;社会问题上,巴西治安混乱,暴力事件频发,2017年发生了6.4万起谋杀案,创历史新高。

混乱的国内局势导致了民众对左翼和中左翼政治势力的失望与厌倦情绪,同时激发了巴西民众对变革的渴望。博尔索纳罗的反建制立场和民粹主义言论正中民众心理下怀,于是大多数中间力量开始向右倾斜。博尔索纳罗在竞选中旗帜鲜明地提出“巴西优先”、“反腐败”、“反犯罪”的主张,而他在公开演讲时遇刺更是直接刺激了选民对现状的不满情绪,民众希望选出与众不同的“铁腕强人”以突破巴西的困局。

博尔索纳罗在巴西处于十字路口之时“临危受命”,亟需在各个部门推行改革。纵观其竞选时的发言与承诺,新政府上台后将的政策主张将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是推行私有化和税制改革,促进投资,减少国家的经济干预;二是打击腐败,提高政治的透明度;三是放宽枪支管控,强化警察权力,动用军队维护治安;四是加强与美国的关系。

增加就业和提振经济是当务之急。在解决巴西经济问题方面,博尔索纳罗表现出了比劳工党领导人更大的热情,他宣扬自由市场对经济的推动作用,选择明确宽松的经济政策和开放政策。具体而言,其一,他提出将劳工党执政时期的国家资产通过合作或收购项目进行私有化,以削减政府债务,并拓展私营企业的发展空间。其二,他主张简化劳工党时代高额繁杂的企业税负,通过削减企业承担的人力资源成本以激发企业活力。其三,反对高福利政策,主张减少公共开支,但由于可能威胁到巴西的金融稳定,目前还没有明确表示要改革代价高昂的养老金制度。

在外交政策方面,虽然博尔索纳罗表示将在外交关系中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但其代表的民粹主义立场与特朗普主义不谋而合,巴西新政府主张加强与美国的经贸关系,在外交上改善与美国的双边关系是其外交政策变革的应有之意。此外,博尔索纳罗关于效仿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态度出现逆转,表示放弃该承诺。无论他的立场是否会再度转变,由于亚马逊雨林对全球气候的重要意义,国会也将阻止巴西“退群”。

那么,这位“巴西特朗普”上台后是否会背离巴西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从博尔索纳罗的竞选过程来看,一方面,他批评中国“侵蚀和掌控”巴西的经济关键部门,对中国“买下巴西”充满忧虑;另一方面,他于2018年2月以总统候选人的身份“访问”台湾地区,成为中巴建交以来首位访台的巴西总统候选人。实际上,博尔索纳罗对中国知之甚少,亦缺乏一些处理外交事务的经验与技巧,其竞选时透漏出来的“反华”倾向更多的是一种“反建制主义”的获胜策略,而并不代表其上台后一定沿袭该种策略。据笔者此前一周在巴西调研时发现,一些接近中国的巴西利益团体和企业正在通过诸多渠道谋求对博尔索纳罗施的对华政策加影响。

更重要的是,中国已是巴西的头号经济合作伙伴。在2009年以来,由于中国对石油和矿产以及农产品需求的大幅上升,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巴西最大的贸易伙伴。2017年中巴双边贸易总额为748.1亿美元,其中,巴西对中国出口474.9亿美元,较上年增长35.2%,占巴西出口总额的21.8%;从中国进口273.2亿美元,增长16.9%,占巴西进口总额的18.1%。中国已成为巴西第一大的出口目的地和第一大进口来源国。此外,中国还是巴西的主要投资来源国。2017年中国对巴西的投资金额高达209亿美元,较2016年增长148.9%,创2010年以来新高。中国投资者进入了巴西的发电和输电领域,国家电网和三峡集团等企业中标了巴西水电站和输电线路的建设及收购项目,已在巴西获得了良好的商业声誉。

中国是东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巴西是半球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巴之间的经济合作具有极为重要的示范效应。巴西是中国进口大豆、能源矿产等的重要进口来源地,来自中国的进口和投资对巴西的经济发展而言具有不可替代的推动作用。事实上,巴西的农业部门已经从中美贸易争端中获益,2017年巴西对中国的大豆出口量增长了22%。美国由于惧怕中国崛起挑战美国霸权而对中国进行战略遏制,可以说,中美之间是谁当老大、谁当老二的结构性矛盾。与中美关系相比,中巴关系并不存结构性矛盾,中巴同属发展中国家,对诸多国际事务都持有相同和相似的看法。国家发展的根本在于经济增长。可以说,与中国的贸易、投资与金融合作是其经济复苏的强大推动力,而坚持“美国优先”的特朗普对巴西投资、贸易等领域的重视程度却难有大变化。

综合看来,经济因素是决定博尔索纳罗对华政策的决定性因素,巴西新政府对外政策选择的自由度空间有限,对华政策的变化性并不会大于其延续性。博尔索纳罗的对华政策将大概率呈现出“低开高走”的轨迹,中国不必过于忧虑。

(作者崔守军系中国人民大学拉美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张政系中国人民大学拉美研究中心研究助理)

原文链接: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2018-11-02/detail-ihmutuea6258617.d.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146307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