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9
25
国发院政策简报第四十期:美国贸易战的属性判断及其应对之策

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迅速升级,多轮谈判无果,贸易战随即打响。与以往美国多在经济下行时制造贸易摩擦以对国内进行反周期调节不同,特朗普发动的本轮贸易战是在美国国内经济景气、同时贸易逆差收窄时进行。中国经济的快速追赶构成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深层动因,逆全球化下的贸易保护主义构成美国启动贸易战的国际背景。中国在经济规模上的快速追赶令美国感受到压力,特别是制造业规模达到美国的160%,影响到了“美国的影响力”这一核心利益。在此背景下,尽管中国在技术领域仍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但美国已经开始担忧中国实现全面追赶的可能性。当前的中美关系属于意识形态存在根本分歧的守成大国对新兴崛起大国的天然压制,既与上世纪80年代美日及美德关系存在相似之处,又与以往贸易战的攻击要害不同。2017年美国在非关税贸易壁垒手段上的运用已经登峰造极,2018年转向关税手段致使贸易战全面升级,实际上是其近年来贸易保护主义不断强化的延续,短期内不会停止。

从世界百年来历次贸易战中各国的经验教训来看,贸易战的中长期影响取决于自身应对措施。贸易战短期内会影响全球贸易,引起各国经济衰退,但是从长期看,如果能够积极调整自身经济结构,寻找到新的发展动力,就不会陷入持续衰退。因此,面对美国发起的本轮贸易战,中国应该保持战略定力,立足国内和长远发展,深化改革开放,集中精力治理“脱实向虚”和化解国内经济金融风险,并以积极的心态考虑主动参与全球新的经贸规则的制定。第一,避免因为贸易战的升级而中断国内结构性改革与系统性风险的防范。第二,主动参与新的全球贸易框架及规则制定,有力破解美国的围堵态势。第三,需要认识到现有WTO框架对中国的实际利益事实上也已经日渐式微,避免过度敌对化。第四,避免国民心态的过度膨胀,避免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情绪的舆论引导。第五,以应对贸易战为契机,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建设更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和开放体制。虽然贸易战势必影响中国的出口,进而对短期经济形势造成一定的下行压力,但是这个层面的影响目前看是相对可控的,战略上不应局限为最重要的考虑因素。

国发院政策简报第四十期:美国贸易战的属性判断及其应对之策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546232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