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7
05
[新京报]崔守军:墨西哥新总统:不是“查韦斯”,只是变革者
来源:2018-07-05 新京报

7月1日,墨西哥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左翼国家复兴运动党总统候选人安德烈斯·曼努埃尔·洛佩斯·奥夫拉多尔在总统选举中获得压倒性胜利。

这是现代史上墨西哥国内政治首次“向左转”。过去近一个世纪,墨西哥的总统职位一直由两大右翼政党——革命制度党与国家行动党把持。这两大政党均是中上阶层利益的代言人,是现行体制的受益者,缺乏锐意进取精神。

墨西哥在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统治近90年下,贪腐、暴力、贫穷和犯罪越来越严重,全国一半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中下阶层对两党轮流坐庄感到厌恶,转而支持带有浓厚反建制色彩的左翼政党——国家复兴运动党。

有评论认为新总统洛佩斯是“墨西哥的查韦斯”,然而其政策主张彰显出务实主义的“墨西哥优先”色彩

第一,重锤治理贪腐。洛佩斯在竞选期间最受欢迎的政策承诺无疑是打击腐败。他认为“腐败不但是造成墨西哥社会与经济不公的罪魁,也是暴力横行的祸首”。

为此,他将以身作则,承诺出售价值3亿美元的总统豪华客机,将自己的薪水减半,将总统府改造成一个艺术中心并向民众开放。在容易滋生腐败的国家基建和大型能源项目中引进公开透明的招标程序,强力铲除贪腐。

第二,推进经济改革。民生是最大的政治。当前墨西哥迫切需要解决贫困、不平等和边缘化问题,以缩小国内日益增大的阶层鸿沟。洛佩斯计划为青年人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为贫困学生提供更多的奖学金,为老年人增加养老金。

他认为,尽管墨西哥石油收入的减少让经济增长乏力,但通过两种手段可以增加政府收入。一是紧缩政府开支,削减高级官员的薪水;二是打击腐败,追回数百亿贪腐资金。

第三,治理毒品犯罪。自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墨西哥取代哥伦比亚成为了美国最重要的毒品来源国。据悉,现今美国市场90%以上的可卡因、冰毒以及大麻的来源地都是墨西哥,美墨之间的年均毒品交易额保守估计约为190-290亿美元,占墨西哥GDP的1%-2%。

2006年,墨西哥在美国支持下重启“缉毒战争”,但收效甚微。洛佩斯主张叫停长期无效的武装打击贩毒集团黑势力战略,主张通过全国大赦、宽恕毒枭以及对等谈判等方式来结束旷日持久“缉毒战争”。

第四,修复美墨关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反移民的言论和贸易保护主义的立场使美墨关系跌入历史低点。墨西哥《宇宙报》的民意调查显示,88%的墨西哥人对特朗普的感到不满。

洛佩斯认为特朗普“古怪而傲慢”,公开批评特朗普美墨边境政策“不人道”,还曾出版一本名为《听着,特朗普》的畅销书痛斥特朗普。他誓言将修正墨美边境难民政策,将让墨西哥成为一个政治和经济上都可以独立于美国的国家。

以政治强人姿态示人的洛佩斯并未丧失政策的灵活性,他不是“墨西哥的查韦斯”。对内,他深知自己当选“不是民众对左翼意识形态的支持,而是对变革的渴望”。对外,在当选总统后,洛佩斯第一时间与特朗普进行沟通,寻找利益共同点,妥善处理与美国之间的关系,毕竟美国是墨西哥的最大贸易伙伴。

誓言挑战传统政治势力的洛佩斯,将带领墨西哥进入一个崭新的政治时代。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92E4QMQeRdUAQwC0q8mHOA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5412350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