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7
03
【科技日报】小微企业能否迎来融资春天
来源:2018-06-30 科技日报

编者按:中小微企业是创新主体。据不完全统计,小微企业对我国GDP的贡献已达到30%。然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多年未解的难题。《2018年中关村新三板企业成长力报告》显示,中小企业融资难度正在持续加大。本期两篇报道,就近日央行联合五部委提出的23条具体措施,采访了相关专家及金融界人士,共同探讨如何破解小微企业的融资难题。

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门6月25日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具体措施,督促和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

6月24日,央行实施了年内的第三次降准,释放2000亿元资金来支持小微企业;第二日,五部委又联合发文,这透露出怎样的信号和新风向?除融资外,新创科技型小微企业还需要什么支持?

政策红利频出 融资困境有望改善

“这种连续政策加码,说明党中央、国务院对于将小微企业在我国经济结构转化、培育经济新动能中的作用提高到了一个新层次,也说明后续可能会有更多、更强劲的支持政策出台。”首都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创新发展评估与咨询研究部主任刘杨博士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说,对小微企业的支持,表明了党中央、国务院对于优化营商环境的决心。下一步,我国还将着力构建适合小微企业特点的融资风险管理体系等。

据不完全统计,小微企业对我国GDP的贡献为30%,吸纳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30%。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教授张杰说,美国发展经验表明,中小微企业是创新主体,大企业是通过并购中小微企业来强化自己的全球竞争力,这有一个非常明确的发展逻辑。但是中小微企业的创新能力提高,以及后续被并购等持续发展,需要一个强大的金融体系与之相匹配,但是我国当前的金融体制,特别是银行金融体制与之是格格不入的。

银行资金利率低,但对风险要求很严格,这与小微企业存在的风险并不匹配。据有关数据显示,每年有16%的个体工商户和小微企业倒闭。特别是受到经济下行的巨大压力,盈利的小微企业比例在下降,从2013年的70%下降到2017年的40%左右。

“当前,银行机构体系中普遍存在的过度风险谨慎型经营行为逻辑,以及相对僵化乃至固化的高成本信息处理机制,与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的转型升级活动存在相当突出的多方面错配效应。”张杰说,具体来看,多数银行机构偏向于将金融资金优先提供给那些处于国民经济关键领域的国有企业,优先提供给那些能提供土地、厂房等固定资本为主的完全无风险的抵押品和担保品的大规模企业。“相反,对于那些处于创新创业阶段和成长阶段的小微企业,具有高度创新不确定性的高技术企业和战略新兴产业企业等,银行机构却无法提供贷款来满足其融资需求,这也造成了贷款供给行为和自主创新能力体系所蕴含的融资需求之间突出的错配效应。”

目前,银行机构普遍实施针对银行不良贷款的放贷者终身制追责制度。张杰认为,这也刺激了银行普遍陷入到偏向于采取一年期限以内的短期贷款的经营策略陷阱。即便对企业提供两年周期的长期贷款,也是倾向于采用“年末必须还款、年初再次借款”形式的“以短代长”的贷款期限模式;不少银行的生存完全依靠存贷利差制度,导致银行成为地区储蓄资金的“抽水机”,成为小微企业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的利益“掠夺者”,阻碍了小微企业的可持续发展等。

减免税费 比增加金融投入更有效

除金融扶持外,刘杨认为,对于小微企业,尤其是初创的小微企业来说,更重要的是财税支持。“近年来,虽然我国出台了多项税费减免优惠政策,但受惠面还是比较窄,力度还不够大,小微企业的税收负担依然较重。尤其是目前,我国进入经济发展新常态,部门地区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若是税收负担不变,那无疑将进一步加剧小微企业的生存压力。整体而言,对于小微企业的发展,出台系统性税费减免政策,比增加金融投入将更为有效。”

西南财经大学经济与管理研究院院长甘犁也表示,“税收政策对小微企业的发展更加重要,也更直截了当”。在税收方面,从2018年5月1日开始,我国已下降了增值税税率1个百分点。“这是好事,但是仍然不够。”

根据甘犁对小额纳税人的跟踪研究发现,如果将小额纳税人的起征点从现在的3万元提高到5万元、7万元时,企业死亡率会逐渐下降,虽然下降比率不高,但因企业数量比较大,整体效果仍然不错。此外,如果把小额纳税人起征点从3万元提高到5万元,税收会减少485亿元;如果从3万元提高到7万元,税收会减少880亿元左右。不过,前者会增加0.12个百分点的GDP,后者会增加0.22个百分点的GDP。也就是说,约6万元的财税成本可增加1个就业岗位。

企业成长 需多层次金融市场助力

新创科技型小微企业迫切需要的是,能提供以长期贷款期限和相对低成本为主要特征的金融体系来加以匹配。

“在银行现有的监管约束下,不能真正对有信贷需求的小微企业有好的效果。”甘犁说,因此,应该在银行内突破传统定价方式,松绑现有的定价体系,让银行获得风险溢价。与此同时,允许银行的坏账率和不良率高一点,在考核上也要有不同的思考。

而张杰认为,当前仅仅通过定向或结构性的降低基础利率措施,或通过各种行政命令指导以及各种局部的金融工具创新,来鼓励银行体系对小微企业为代表的制造业发展的支持政策,已难以从根本上解决金融资金不愿流入制造业为主的实体经济部门的发展困局。因此,当前不但应加快银行体系内部风险处理和监管制度的重构,还应逐步取消针对银行机构的直接融资功能的法律限制。

“积极探索和发展具有直接融资功能的地方化、专业化中小银行体系。”张杰说,针对地级市以下的县域、乡镇和农村地区的小微企业普遍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难题,以及金融机构将地区资金转移到外地的“抽水机”困局,根本性的解决方法可能是积极探索和发展具有直接融资功能的地方化、专业化中小银行体系。而这些地区性的中小商业银行,其经营业务范围应被限制在特定地区内,专门服务于特定地区的经济发展以及满足实体经济部门的各种融资需求,将自身的盈利空间和生存发展机会,与地区的经济发展和实体经济部门的发展机会充分融合在一起,互利共赢,共生共长等。

张杰还建议,大力加快发展具有直接融资功能的多层次金融市场体系。针对逐步兴起的各种天使基金、风险基金以及公募私募基金等新型金融机构,在主动设计和制定有效监管金融制度的基础上,引导这些基金资金优先流向和支持破除关键技术短板和建设制造业全产业链自主创新能力体系的特定领域企业,加强对小微企业的支持。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5389875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