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6
20
【搜狐财经】马光荣:工资2万元以下的工薪阶层 税改后实际税负下降明显
来源:2018-06-20 搜狐财经

① 个税起征点由每月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每年6万元);

② 工资薪金、劳务报酬、稿酬和特许权使用费等四项劳动性所得首次实行综合征税;

③ 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④ 优化调整税率结构,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

⑤ 首次增加反避税条款。

税改方案出来后,大家都吵翻天了。

小巴总结了一下,至少有以下几个争论比较多的点:

◈ 5000元的起征点到底是高还是低?有人说:一线城市月入5000的年轻人是弱势群体,居然还要缴税?起码得提到8000-10000元才更合适吧。(无奈)

◈ 之前的劳务报酬、稿费之类的收入是按照20%征税的,综合征税之后最高估计要交到45%,对于高收入自由职业者来说应该属于加税了。(捂脸)

◈ 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对于有房一族是好事,对于单身狗也太不友好了,为了少交税是不是要早点结婚生子买房?关键是,会不会引来一波买房热潮?(摊手)

对于这些争论点,小巴都一一咨询了大头,不妨来看看他们是如何解读这次税改的。

工资2万元以下的工薪阶层 税改后实际税负下降明显

马光荣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教授、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我觉得5000元起征点适中,相比于改革前的3500元起征点,这次提高了1500元。但除了基本起征点外,此次税改还增加了专项附加扣除,实际上起征点的提高幅度大于1500元。

财政部在《税法修正案(草案)》当中尚未明确,专项扣除的上限额度有多大。如果专项附加扣除的上限定在2000元,那么对于相当多数个人而言,实际起征点的提高幅度还是较大的。

此次税改不仅提高了起征点,还通过扩大3%、10%、20%三档低税率的级距,大幅度降低了工薪阶层的税率。现行税率为10%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3%;现行税率为20%的所得,以及现行税率为25%的部分所得的税率降为10%。

因此,对于工资在2万元以下的工薪阶层而言,此次税改,预计实际税负明显下降。此次税改,对收入分配“提低、扩中、调高”方面具有积极的作用。

当然,也有人说,对于部分高收入自由职业者来说,综合征税之后最高估计要交到45%,相当于加税。对此,我并不认同。

改革前,劳务报酬的所得税税率并不是20%。“应纳税所得额超过20000元至50000元的部分,依照税法规定计算应纳税额后再按照应纳税额加征五成;超过50000元的部分,加征十成”。因此,对于获取劳务报酬超过50000元的,税率是40%。这次综合征税之后,50000元以上劳务报酬的税率区间在30%-45%之间,因此对高收入自由职业者而言,并没有明显加税。

但是,对于收入来源较为多样化的“高收入混合职业者”,税负上升较为明显。所谓高收入混合职业者,是指收入有部分来自工资薪金,部分来自劳务报酬,比如医院里的名医生。如果他月收入6万,其中一半来自工资薪金,另一半来自在外兼职的劳务报酬,改革之前两类收入分别计税,各自税率不高。但是,改革之后两类收入合并计税,明显进入更高的税率层级。

关于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继续教育支出、大病医疗支出、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财政部目前尚未明确具体操作方式,但应该会采取单位按月扣除、个人年度申报与政府稽查相结合的方式。

对于工薪阶层纳税人而言,税收将从按月征税改为按年征税,纳税人将向税务局按年度进行税收申报,申报收入和各类专项扣除信息。税务机关每月仍将按照单位代扣代缴的方式,对个人所得税进行预扣,但是年底个人申报结束后,根据个人实际发生的专项扣除,进行多退少补。

这次税改,还有一条值得关注:增加反避税条款。

我国个人所得税目前占税收收入比重不足7%,税收对收入分配的调节作用较为微弱,一个重要原因是个人所得税的税收征管能力还较为薄弱,超高收入个人有较多的避税和逃税渠道,个人所得税在相当程度上沦为了工薪一族负担的“工薪税”。

针对这种现状,有学者和人大代表呼吁我国个税最高税率应降低到30%以下,减轻超高收入个人的避税动机。此次税改,30%、35%和45%这三档税率没有变化。但是,要真正起到这三档税率的作用,此次在税法层面增加反避税条款也算是迈出了积极的一步。除此之外,在执法层面,我们税务机关也要大幅度提高反避税能力。

提高起征点只是务实的权宜之策  合理制定出支出抵扣才是改革的真正方向

盘和林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

5000元起征点总体来说符合预期,虽然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应该是有点偏低,但总的来说符合我国居民收入的实际情况。当然,要是能提高到6000-7500元之间,一方面让利于民、藏富于民的力度就会更大一些,另一方面也为未来留下时间空间,或许再过3-5年,5000元的起征点又偏低了。

不过,起征点一味提高并不一定是利国利民,作为收入再分配工具,税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假如起征点提高到1万元,对于收入在10000-38500元的这部分人群,才是真正的受益者,那么对于低薪阶层,降低比重相比高薪阶层是很小的,这当然是不利于缩小贫富差距。

因此,调整征税点后,与之相结合的税率结构改革也在推进,扩大较低档税率级距便是首要措施,级距的扩大可让更多人群享受到税改带来的福利。

更为关键的是合理制定出支出抵扣才是个税改革的真正方向,提高起征点只是务实的权宜之策,为真正税改赢得时间。

这次税改中,子女教育、赡养老人、大病医疗等专项扣除没有太多争议,不过,有房地产学者担心,住房贷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专项附加扣除——按揭支出可抵扣个人所得税,这是利好楼市,也是鼓励居民继续放杠杆的节奏?

当然,如何平衡好减轻“房奴”负担,又不刺激楼市,这需要精细化政策实施方案。包括继续教育的类别,也会涉及税负公平。相信会有实施细则。

不过,任何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至臻完美,此次个税改革综合抵扣大方向已经明确,并迈出第一步,值得称赞。

另外,综合征税后,显然工资等基数高了,很容易达到靠近45%的征税范围,这不利于我国鼓励知识劳动者积极性以及吸引人才等,而这些恰恰是现代经济竞争的核心所在,如何激发知识经济是我国高质量发展的需要,这部分人未必是高收入群体,应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加以平衡,比如在继续教育抵扣、住房抵扣等方面留出空间。

如果住房贷款利息可以减免个税  很可能会导致一二线房地产市场出现爆发

张大伟  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

这次个税改革,市场更关注其中的税率级距,以及专项附加扣除。特别是房贷等支出是否能在5000以上继续扣减个税。

要注意的是,大部分热点城市楼市是限购的,如果没有个税缴纳记录有可能会影响你的购房资格。

如果住房贷款利息可以减免个税,那么对于房地产市场影响将非常大(但预计很难全面执行)。

按照目前北京正常的收入水平和房贷情况:可按照个人扣除五险一金后的收入在2万左右,如果购买一套房贷在150-200万左右的普通五环外商品房,月供水平在1万左右。

在目前剔除个税后的纯收入只有6880元,而个税改革后,收入将可以达到9255元,相当于可以多增加2375元的收入。

简单的测算办法:1万贷款20年,按照基准利率,月供在67元左右,其中24元是利息,也就是如果贷款100万,每个月的基准利率月供大约在6700元左右,其中大约2400元是利息。

而如果家庭月收入在2万左右,月供在1万左右,基本也就是个税可以降低2000多元,相月供降低大约在23%左右。

从现在看,个税体制的确有不合理之处,所以修改有必要,修改了之后才能更加合理地发挥税费调节收入的作用。

但现在看来,个税短期出现大幅度调整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计算支出复杂、各地抵扣系数也难以确定。

从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角度看,个税目前在一二线城市比例较高,三四线城市实际个税缴纳比例低于一二线,如果执行这一抵扣方案,很可能会导致一二线房地产市场出现爆发,所以这一政策需要与房地产其他长期调控政策协调执行。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236691760_100095661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4627577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