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23
【文晶talk】李巍、梁亚滨:特朗普缘何发起所谓“中美现代史”上最大贸易战?
来源:2018-03-23 文晶talk

“文晶Talk:美国当地时间3月22日12:30,特朗普正式签署对华贸易备忘录,宣布将对中国进口的6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这是特朗普上任以来对华贸易发起的最大挑战,上任至今特朗普为何选择现在打贸易战,这轮战争将对中美关系造成什么影响,中国该如何应对?就此,文晶Talk对话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以及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梁亚滨,对此进行解读。”

文晶Talk:特朗普为何选择这个时候发起中美贸易战,他的意图到底是什么?

李巍:现在很多媒体说贸易战已经开打,事实上还没有,现在只是相当于两军对垒,已经把武器掏出来了,但是还没动手,因为现在只是一个备忘录,具体什么时候加关税,还没确定。

原因第一,特朗普这是在兑现竞选诺言,竞选期间就说要大贸易战,只不过后来因为中美之间的外交互动,包括习主席访问美国,特朗普访华,民众以为中美关系、经贸关系从此风平浪静,这实际上是把中美贸易战推迟了;

第二,特朗普的商人思维,他认为过去一年中国并没有对美国给出实质性的好处,包括特朗普访华的那一次虽然有签2500亿的经贸大单,但是没有实质性的帮助。过去一年,中美贸易战为何没有打响是因为特朗普当时还认为可以在中国捞一把,但如今希望破灭了;

第三,源于过去两三年的时间,美国社会有一个大的辩论,目前形成了一个坚定的共识,那就是中国是战略对手。所以现在要撸开袖子跟中国打一架,不仅在经贸还包括安全,台湾、南海,以及在意识形态方面。

梁亚滨:特朗普此举首先是为了兑现竞选承诺,因为在竞选期间就已经说过,要对华商品征收关税,特朗普本身在向美国人民证明,我是一个说话算数的人。

其次,是为了缓和,平衡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从美国的角度来讲,两国确实存在巨额的贸易逆差,美国精英阶层也好、普通民众也好,对此越来越不满,都认为需要扭转这种趋势。而中国希望美国开放高科技行业对华出口,商务部的数据表明一旦出口大概能减少35%的贸易逆差,但美国仍怀有冷战、对抗和大国政治思维,不愿意开放。在这种情况下,采用关税手段来对华进行惩罚,是一个简单粗暴的手段。

最后,这体现出美国的不自信,进入21世纪以来,中美经济实力差距确实在缩小。我们在美国的GDP比例从低于20%,到现在已经超过60%,美国切身感受到中国赶超的压力,因此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缓解内心的焦A虑,就是我一定要做什么,不能让你再这样赶超我。

文晶Talk:所以特朗普此次发起贸易战,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刚才说不仅仅是经贸的影响,还会有政治层面的?

梁亚滨:中美关系一定会出现波折,但是我们一定要稳定心态,两个大国是不可能走向全面对抗、全面战争的,这是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双边利益的。即便是特朗普总统使用强硬的手段,我们也要有大国的定力,

李巍:美国现在把中国当作全面竞争对手。美国有个词叫善意的宽容,如果你是我的小伙伴,你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对我没有太大的挑战,你支持我领导的这样一个国际体系或国际秩序,经贸问题是可以维持的,尽管发生一点小的磨擦,美国仍然可以接受。但现在整个美国上下都感受到中国在政治安全、意识形态方面,对美国的挑战特别大。所以美国以经贸为主要的突破口,率先和中国进行一场战略性的对抗,我们不能把这次经贸战看成是一个单纯的经济上的磨擦,而应该看成是中美在战略层面的磨擦升级。

文晶Talk:中美在经贸层面的这种对抗,会造成一种怎样的恶劣影响?

梁亚滨:中美两国都将受到巨大伤害,这个贸易保护主义做法,类似于两个人开车相向对撞,没有任何一方会获胜,都会受到损伤,最后就看谁的车更好一点谁的损失更加轻一点。特朗普以前的总统,很少愿意进行大规模的、全面的贸易战,原因在于这是一种相互伤害的事情。但特朗普是一个攻击性特别强,风险偏好型的总统。

文晶Talk:现在有媒体称,这是现代史上中美最大的一次贸易战,你怎么看?

梁亚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可以这样认为。中国加入WTO之后,中美全面相互依赖关系已经深入双边的经贸关系,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你说它是史上最大,那也是有道理的。

文晶Talk:面对特朗普这种来势汹汹的开战,中国下一步该怎么去应对呢?

李巍:我的主张是:一方面,中国要准备适度的、精准的保护措施,来应对这一次贸易战。另外一方面,我们需要从自身去改善国内情况。因为美国有些批评和指责并非完全没有道理,比如知识产权和金融开放的问题,这不仅是美国的意见,欧洲以及其它国家也有很大意见。所以,我们要进行金融开放。

我总体的主张是不要打口水仗,不必要拿所有的精力都去拿来给他打嘴仗,而是要加快改革步伐,以实际行动来证明中国是开放的,中国是保护知识产权的,中国是在自由贸易开放的道路上向前走的,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在向世界获得支持。

文晶Talk;我看到有学者主张,我们要开始开始鹰派做法,强势对抗,你的观点是什么,我们是对抗还是和解?

梁亚滨:我不赞成强势对抗的观点,原因是:第一、我们现在是自由贸易的获益者,特别是加入WTO,改革开放之后,获得了巨大的获益,这是来源于自由贸易的。如果美国对我们进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我们也用错的方式来对抗,导致的结果就是,越来越割裂,这不符合我们国家发展利益。

第二,我主张象征性的对美国进行惩罚,就是我不能无动于衷。因此,你对我进行关税惩罚,我也要对进行惩罚。但是我个人认为这种惩罚不应该去破坏中美的大局,破坏中美关系的稳定,惩罚反治应该是有限度的。

第三,从辩证法的角度来讲这件事也有好处。中国的几次改革开放,几次大规模的政策的调整,都是在危机波折之后。比如1992年的改革开放,原因是1989年美国等西方国家对我们制裁。压力也是我们进一步改革开放的动力。根据WTO的计算,美国的平均关税是3%点多,中国平均关税是10%点多,所以中国仍然有改革开放的余地。从好处积极的一面来讲,我们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把这个压力化成动力,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深化开放。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以及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教授梁亚滨)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DyaoywhIDchwZSgHyOsIuA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543161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