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23
【南方周末】哈继铭、李巍:如何理解特朗普打响的中美贸易战?
来源:2018-03-23 南方周末

据新华社消息,北京时间23日凌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加征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特朗普在白宫签字前对媒体说,涉及征税的中国商品规模可达600亿美元。

此前,从2018年1月底到3月1日,美国先是宣布将对进口太阳能电池和太阳能板以及大型家用洗衣机征收临时性关税,紧接着又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课以25%和10%的重税。

商务部23日随后发布了针对美国进口钢铁和铝产品232措施的中止减让产品清单并征求公众意见,拟对自美进口部分产品加征关税,以平衡因美国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加征关税给中方利益造成的损失。

很多研究者认为,这标志着新一轮中美贸易战的开启。

如何理解这场贸易争端的本质?其对中美两国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本报采访整理了两篇专家文章,以飨读者。

我们如何应对可能到来的中美贸易冲突?

最近这几个月,大家观察到中美在商贸方面出现了一系列变化,中国企业去美国兼并收购、哪怕是新加坡企业去美国兼并收购,都受到美国当局的阻挠。美国也出了一系列政策,对于洗衣机、太阳能、钢铁、铝……征收关税。我想说,这些只是中美贸易摩擦的一个小小的序幕,可能是在更大的中美关系变化中在商贸层面体现出的一个现象。

那么一旦美国对中国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关系,甚至纠集其他国家形成联盟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的话,对中国有什么影响?我想从三个方面来谈,第一,中国现在所谓外贸失衡的现状;第二,中美外贸失衡的原因;第三,影响及应对。

中国外贸如果看经常账户顺差的话,基本是比较平衡的,占GDP比重2%都不到;如果看货物贸易顺差,从2007年的超过两位数降到现在3%左右。但是特朗普或者说他的鹰派经济顾问可能不这么认为,他从美国的统计角度来看,中国货物外贸逆差达到了3752亿美元。中国的统计口径是2758亿美元,正好差1000亿。

中国3752亿外贸逆差,占到整个美国外贸逆差的46%,第二到第九位的8个国家加起来也只有44%。所以美国觉得不对,你对我顺差太大,要纠正。

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中国对美国的单边外贸顺差这么大呢?原因很多,我想列举几个。

第一,我觉得是美元和黄金脱钩,但依然保持国际主流储备货币这个事实造成的。当美元盯住黄金的时候,美国经常账户有自我纠正的机制,逆差大了影响货币发行、影响货币政策,总需求会下降,美国的物价也会通胀下降,减少美国出口竞争力,减少需求。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之后,这种自我纠正的机制就不存在了。

而美国的资本市场又很发达,顺差国源源不断地向美国资本市场买它的债券、股票,所以美联储自己可以不断地产生货币,外面也可以回流货币,使得美国的消费、需求不断增长,出现了这么一个失衡的现象。其实美国过去许多年来都是外贸逆差,最近一次的顺差是1975年,在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不久就变成了逆差,这不是一个巧合。

第二是全球化背景下中国成为世界工厂,包括美国在内的外企大量搬迁到中国来生产、出口,中国实际上是一个全球加工厂,许多产品在中国其实并没有产生像数字显示的那么大的附加值,但外贸统计上就算作你这个国家的外贸顺差。比如中国卖苹果手机,其实中国人没有赚多少钱,很大一部分都是版权或是中间产品生产商赚到的。

但这方面最近几年出现了一定的变化,用附加值计算的中国外贸顺差不是美国整个外贸逆差的46%了,是1/3。这说明中国现在的产业链在不断健全,出口产品的附加值在提高。中国现在非加工贸易占比在上升,而加工贸易占比出现明显下降,从这个现象上得到印证。

第三个原因,就是美国最有出口竞争力的两个领域,一是农业,自然禀赋优越,农业劳动生产率比较高;还有一个是高新科技行业,但在这个领域,美国是限制出口的,尤其是限制对中国出口的。这一块没有放开,也是导致中美外贸顺差失衡严重的一个原因。

第四个原因,跟两国的储蓄率有关,一般储蓄率高的国家往往外贸顺差会比较大。中国国民储蓄率在2011年见顶,达到51%,之后以每年1%左右的速度在下降。所以我们的外贸顺差动态地向前看,将来可能也会下降。

最后,我觉得向前看,可能中美贸易冲突是“山雨欲来”。我们看到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出现了改变,无论是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还是美国国防战略报告,都把中国列为战略上的竞争对手。美国对于“中国制造2025”特别感冒,觉得这本来就是一种保护措施、不对等的保护,它要反击。

接下来,很有可能美国会专门出台针对中国的一些贸易制裁。我想说,到目前为止已经出台的这些关税政策,对中国的影响似乎是不大的。比如对中国钢铁和铝征收关税,这两者出口占中国总出口的比重分别只有0.2%和0.5%,影响几乎是微不足道的。

但是我觉得美国现已出台的政策,释放了一个危险的信号,接下来的政策可能影响就会比较明显。比如,如果中国对美国的外贸顺差降一千亿的话,对中国有多大影响?3752亿相当于我们GDP的3%,一千亿对中国实际上影响是0.8%。除去其他因素,应该影响在0.5%左右。但我们也有其他办法应对,比如扩大进口、进一步开放对美国逆差大的服务业等,所以总体来说还是影响可控的。

对美国来说,我认为这些贸易保护措施对它的宏观经济影响不大。但它面临通胀上行的压力,如果贸易战形成通胀预期,美联储可能加快加息步伐,对美国资本市场带来比较大的影响。

微观来说,哪些行业可能受到比较大的影响?电气设备、机械、服装、家具、玩具,这些行业首当其冲受到影响会比较大一些。

如果说中国反制的话,美国哪些行业对中国的出口依存度比较高?我们看到是农产品,尤其是大豆,还有飞机、汽车。汽车和飞机行业对美国的就业影响很大。农产品尽管对美国就业影响不是很大,但对中国出口农产品的那些州,很多是特朗普胜选的票仓,还有一些是摇摆州。

所以我觉得,在应对贸易战的过程中,中国做的功课要细一些,对美国的政策可以是因州而异的。民主党势力比较大的地方,可以多增加一点进口,共和党势力大的或者摇摆州可以减少一些进口,这样可能在中期选举的时候,民主党有可能重新夺回众议院。这样特朗普将来再想一意孤行做很多事情,就会受到比较大的牵制。

(作者系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

扩大进口有利于中国经济

年前,我两次去华盛顿调研,主要针对美国酝酿对华的战略转型。年后就一直在不断预警中美经贸关系。

中美经贸关系现在有四个摩擦点。

第一个是以钢铁为代表的原材料产业,美国认为中国出口价格过低,一直对华采用反倾销、反补贴的“双反”政策。特朗普能够当选总统,是因为美国四个州以前支持民主党,后来支持了共和党。这四个州是宾夕法尼亚、威斯康星、密歇根以及俄亥俄,都是美国传统的制造业地区。

第二个摩擦点是知识产权。服务业的发展就是要靠知识产权的保护,比如《纽约时报》的新闻是要付费阅读的,还有高科技以及商业模式等。历时7个月的“美国301调查”(注: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款)马上就要到期了,这个调查就是针对知识产权。一旦认定中国侵犯知识产权,美国就会实施惩罚性关税,现在美国正酝酿,针对中国价值600亿美元的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第三个是对中国赴美投资和并购进行安全审查,主要在两个领域,一个是高科技,一个是金融服务业。美国正在立法强化美国海外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的职能,CFIUS是美国财政部牵头的一个跨部门机构,总体来说就几十号人,过去没有能力进行大面积的安全审查。现在转变为“给钱给人”,对尤其是来自中国的投资和并购行为,加大安全审查力度。

第四个就是美国批评中国的经济制度,说中国不是搞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是WTO的原则精神。

实际上,因为中美经济结构在全球化后发生了重大改变。美国失去了制造业,只有服务业,但特朗普认为,WTO所有规则都是保障制造业自由贸易的,而中国是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产值占1/4,所以WTO是天然有利于中国的。

美国需要的是服务业的自由贸易,比如中国可以自由进口好莱坞的电影、医疗、信息以及金融服务。现在中国很多大型金融机构十分关注中美关系,因为他们关心自己的竞争环境。中国的银行业已经高度饱和,美国看上的是中国的商业保险市场,中国庞大的中产阶级在五险一金的基础上,仍有大量医疗、养老的需求。

我不赞成中美双方打贸易战,因为中国在对美经贸方面是获益方。美国国内之所以出现“阶级斗争”,最著名的比如占领华尔街运动,是因为他们的中产阶级垮了,中产阶级随着制造业的转移来到了中国。

认识到这一点,中国就应以柔克刚,以战止战,把中美贸易的蛋糕做大,在不牺牲中国利益的情况下,让美国也得到更多的好处。特朗普提出减少1000亿贸易逆差,一个办法是减少中国进口,这对中美双方谁都不好;另一个就是增加中国对美国的进口。

坦率讲,中美贸易的结构短时间内做不到增加1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已买走波音25%的飞机,62%的大豆。但是中国用1-2年时间,在现有基础上,从美国增加500亿进口,是有可能实现的。比如扩大农业进口,开放肉类市场,还有天然气等能源,汽车以及奢侈品市场,不要搞得大家每次出国都像代购似的。

中国已经走到一个从出口导向型经济转为内需导向型经济的关口。自己就有一个很大的国内市场,为什么不培育而要依赖美国呢?我们也需要廉价享受更多国外资源,能够提高我们的生产效率和生活质量。我们现在要树立一个新的观点,那就是进口有利于中国,中国更加需要消费升级而不是外汇储备。

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外交战略。中国要让东南亚这些小国在中国市场赚到钱,才能依靠你。中国要当全球的引领者,就要让他们来中国淘金。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FyzTcJz2js4xHnDyhNmQgw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5398364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