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13
【中评社】中美关系坏不到哪儿去?中国学者普遍忧虑
来源:2018-03-13 中评社

中评社北京3月12日电(记者 徐梦溪)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办的、以“中美关系的新变化与新对策”为主题的研讨会12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研讨会邀请到近20位来自北京著名高校和智库的国际关系、中美关系、美国政治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中美关系的现状与走向。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方长平致辞表示,从美国近期的报告可以看出,中美关系的定位发生变化,两国关系的问题性突出,希望通过此次研讨会,分析中美关系在不同领域中的问题,探讨中美关系是否会发生结构性的变化,并提出解决对策。

值得一提的是,许多媒体、学者和学生在得知研讨会信息后来旁听,现场座无虚席,呈现出现在社会对中美关系的高关注度。

现场学者们普遍认为,未来中美关系将更加严峻。

“过去说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现在看,前一句是对的,后一句可能情况有变。”一位专家的这一观点在现场引起不少共鸣。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主任陈琪表示,美国正在改变对中国的定位,把中国定位为美国的“竞争者”。“竞争者”不仅是对中国力量结构的定位,也是把中国当做秩序和规范的挑战者。同时,由于中国上升速度太快,催生了美国对中国的心态明显变化,从过去的失望、不满,到现在认为应有所行动。

陈琪认为,未来中美关系的特点包括,竞争的零和性的增加,竞争面临全面性和长期性,以及中美关系的脆弱性的上升。脆弱性将体现在爆发危机的点的增多,包括台湾问题、海上安全、贸易问题等。

有学者把经贸关系列为2018年两国的首要问题。陈琪指出,美国对华的真正发力点是在经贸,其他方面的“力” 相比经贸较弱。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樊吉社也称,今年经贸关系可能成为中美关系的主导性议题,将变得非常突出。

樊吉社强调,未来地区议题对中美关系的冲击变大。台湾问题曾经是中美关系中的沉默的共识,未来会升温,真正变成一个“问题”。他也认为,意识形态问题过去在中美关系中曾被弱化,现在会重新突出,这主要是因为美国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此外,首脑外交对中美关系的分歧的缓冲作用减小,对话机制的成效降低。

针对中美关系的这些新变化,有学者做出反思。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徐正源认为,实际上,中美之间还是有结构性矛盾。过去在讨论中美关系时,我们过多关注于特朗普的商人色彩,甚至有娱乐化倾向。因此,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的理解也倾向于碎片化和表象化,忽视对其对华政策的通盘的理解。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尹继武认为,前期特朗普个人的性格特质对中美关系的影响比较大,从去年开始,更多的是美国国内政治在起更多的作用。而且目前看,这二者可能存在重合。他提醒说,特朗普学习能力比较强,如果他要成为一个“伟大”的总统,对中美关系不一定是好事。

学者们也纷纷提出建议以应对两国关系中的这些新变化。

徐正源分析,近期美国或许会集中火力应对俄罗斯,因此中国还有三至五年的缓冲期。她提出具体建议,如在三到五年里,中国应该力争经营中俄关系和周边关系;在处理国家间的关系时,要多考虑政治账,而不是经济账;可以利用中东等从战略方面牵制美国,避免美国集中火力应对中国等。

陈琪建议,中国可以调整对日关系,对日关系的改善能够缓解中美关系的冲击力。他还提到,中美要尽量寻求合作点,扩大共识,在区域合作上抵消压力,减缓冲击,以及中国应该加大国内改革开放力度。

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宋伟认为,中美接下来要加强在朝核、台湾、南海巡航等问题上的危机管控。同时,要寻找合作点。他强调,中美之间竞争性的凸显,原因之一是美国人认为中国不遵循规则获得优势导致不公平。中国需要思考建立完善的体制,从根本上消除这个矛盾,减缓与美国和国际在这方面的冲突。

最后,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李巍在总结中表示,面对未来的中美关系,学者面临的挑战将更复杂。他建议,现在正需要对过去五年中国外交进行总结,以及韬光养晦和有所作为的关系至今仍然有必要讨论,来展望未来中国的外交将向何处去。

原文链接:http://bj.crntt.com/doc/1050/0/6/3/105006343_2.html?coluid=93&kindid=15470&docid=105006343&mdate=0313084446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543118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