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10
[半月谈]刘鹏: 一场深刻变革
来源:2018-03-10 半月谈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同意把《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的部分内容按照法定程序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

新华社3月4日受权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

此次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将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党和国家机构最为全面和深入的一次组织变革与创新,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下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改革举措。

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重要支撑。

党和国家机构属于上层建筑,必须适应经济基础的要求。面对新时代新任务提出的新要求,党和国家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同统筹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同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要求还不完全适应。

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必须下决心解决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中存在的障碍和弊端,加快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更好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目标是,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高效的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体系,形成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党的领导体系,职责明确、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体系,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武装力量体系,联系广泛、服务群众的群团工作体系,推动人大、政府、政协、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等在党的统一领导下协调行动、增强合力,全面提高国家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加强党对各领域各方面工作领导,确保党的领导全覆盖,确保党的领导更加坚强有力。

此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以加强党的全面领导为统领,以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为导向,以推进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为着力点;强调“四个坚持”原则,即必须贯彻坚持党的全面领导、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坚持优化协同高效、坚持全面依法治国的原则。

这一方面表明,此次组织变革与创新的广度将会空前延伸,其范围不限于作为行政机关的国务院,而延伸到包括人大、政协、监察机关、审判机关、检察机关、人民团体、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甚至军队在内的各类机构和公共组织,真正实现党政军群联动、全面推进、系统建设。

另一方面表明,此次组织变革与创新的深度将会更加深入,将全面加强执政党对立法、司法、行政、监察、群团以及军事等机构在结构和职能上的全方位领导和嵌入。正如党的十九大所强调,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转变政府职能,优化政府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是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重要任务。

作为国家行政权力的实施主体,此次政府机构改革再次强调了“要坚决破除制约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体制机制弊端”,“提高行政效率,全面提高政府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这突出了政府机构改革要服务于市场经济转型发展、服务于人民利益的获得感的目标。

有四个重点领域值得关注:

第一,统筹设置党政机构,在省市县对职能相近的党政机关探索合并设立或合署办公;

第二,合理配置宏观管理部门职能,深入推进简政放权;

第三,加强生态文明建设方面的组织机构建设,改革自然资源和生态环境管理体制;

第四,适应市场经济发展新形势,完善市场监管和执法体制,完善公共服务管理体制。

统筹党政军群机构改革,是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实现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的必然要求。

要统筹设置相关机构和配置相近职能,理顺和优化党的部门、国家机关、群团组织、事业单位的职责,完善党政机构布局,深化人大、政协和司法机构改革,深化群团组织改革,推进社会组织改革,加快推进事业单位改革,深化跨军地改革,使各类机构有机衔接、相互协调。

通过统筹调配资源,减少多头管理,减少职责分散交叉,达到党政机构职能分工合理、责任明确、运转协调。

本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还强调统筹优化地方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构建从中央到地方运行顺畅、充满活力、令行禁止的工作体系。

治理好我们这样的大国,要理顺中央和地方职责关系,更好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

由于中国的地方发展依然差异很大,面临的形势也非常复杂,因此需要进一步规范地方分级管理体制,让地方政府施政具有更强的针对性。

因此,此次机构改革明确提出“赋予省级及以下机构更多自主权,合理设置和配置各层级机构及其职能,增强地方治理能力,加强基层政权建设,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

为增强地方治理能力,将把直接面向基层、量大面广、由地方实施更为便捷有效的经济社会管理事项下放给地方。除中央有明确规定外,允许地方因地制宜设置机构和配置职能,允许把因地制宜设置的机构并入同上级机关对口的机构,在规定限额内确定机构数量、名称、排序等。

为夯实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基础,构建简约高效的基层管理体制,《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提出,推动治理重心下移,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放到基层,使基层有人有权有物,保证基层事情基层办、基层权力给基层、基层事情有人办。

与此同时,这种地方分级管理体制改革又不是完全没有底线的,前提就是“地方在保证党中央令行禁止前提下管理好本地区事务”。党中央不允许做的事情一定不能做,党中央没有不允许做的事可以大胆探索。

“风物长宜放眼量”。本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既要立足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针对突出矛盾,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防风险,从党和国家机构职能上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提供保障;又要着眼于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注重解决事关长远的体制机制问题,打基础、立支柱、定架构,为形成更加完善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创造有利条件。

中共中央2月6日和28日分别举行党外人士座谈会和民主协商会,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指出,对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重要性和紧迫性的认识、对改革方案的研究谋划,都要放到时代背景下、站在更高层次上来把握。

可以预期,本次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必将全面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步伐,为实现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提供坚实的治理保障基础。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青岛分院院长、公共管理学院教授)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YFCzJkY3MHKYEmB6RUFvew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5383239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