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3
07
[澎湃]左希迎:朝韩会谈三大核心疑问待解,和谈不应偏离“去核”
来源:2018-03-07 澎湃

3月6日晚,韩国总统文在寅派往朝鲜的特别使团结束了对朝鲜的访问。根据韩联社的简讯,回到首尔后,特别使团团长郑义溶介绍了朝韩会谈的成果:朝韩两国四月底将在板门店举行首脑会谈。他表示:“朝方也表明了实现半岛无核化的意愿,并提到若对朝军事威胁消除、朝鲜的体制安全获保障,朝鲜就没有理由拥核。朝方表示,朝鲜有意与美国开诚布公地为无核化磋商及恢复朝美关系进行对话。”在半岛无核化裹足不前的当下,这无疑是个大新闻。

当下的半岛核问题,依旧充满了魔幻现实主义的色彩,像马尔克斯描绘的世界一样,扭曲而现实。半岛局势缓和当然是好事,是各方所乐见之事,毕竟维持半岛的和平也是重要的目标。然而,在为当前的半岛局势缓和点赞之余,也有几个关键问题需要搞清楚。

第一个问题,朝韩两国元首会谈,谈什么呢?从半岛核问题的本质来看,显然朝鲜弃核应该是问题的核心。根据韩国发布的消息,对于朝韩两国会谈,“朝方明确表示,韩朝对话期间不会再进行核试验和试射弹道导弹等挑衅行为”。如果从半岛核问题的本质来看,朝方的这点承诺显然是不够的。目前披露的信息有限,还有待于观察。不过退一步讲,即使谈去核,如果没有美国的参与,恐怕也难以产生实质性效果。

此外,我们有理由担忧,在各方向朝鲜施压之际,韩国与朝鲜的单方面接触对解决朝鲜核问题有可能产生不利影响。如果以半岛无核化为目标,那么不管奥运外交多么美妙,也不管内政需要多么强烈,文在寅总统都不应该被朝鲜的缓和政策遮挡了视线,而是应该克制内心的冲动,与各国统一步调解决核心问题。朝鲜外交政策精于谋划,如果朝鲜借朝韩和谈来离间美韩两国关系,那无疑将阻碍半岛无核化进程。正是在此意义上,这会使得半岛核问题在偏离去核的大方向上越滑越远。

第二个问题,朝鲜的弃核表态是可信的吗?从新闻效果来看,半岛核问题似乎取得了重大突破,但是仔细研读这些信息,有似曾相识之感:这已不是朝鲜第一次提出去核意愿。朝鲜此时抛出去核意愿,是否是烟雾弹?除了朝鲜自己,恐怕各国都拿捏不准。不过,从朝鲜的历史记录来看,不宜过分乐观。当前,各方放心不下的,可能就是朝鲜借对话之机提升导弹和核武器技术水平,实现技术突破后再调整外交策略。如果朝鲜承诺弃核只是缓兵之计,各方要避免拖延时间,更不能因和谈而忽视了半岛核问题的本质:去核。一旦朝鲜在导弹和核武器技术上实现突破,那时可能轻舟已过万重山。不过,当前的妥协也说明了朝鲜处境困难,至于它多大意义上能促使朝鲜真正意识到弃核的必要,还得靠事实来检验。

三个问题,朝鲜的条件美国能接受吗?若如朝方所言,有意与美国开诚布公地为无核化磋商进行对话,其条件是“对朝军事威胁消除、朝鲜的体制安全获保障”。如何才能消除朝鲜对军事威胁的感知,如何才能让朝鲜感觉到体制安全,这对美国恐怕是一个难解的问题。有观察家认为签署和平条约就能够实现,但是如果一纸条约就能起到作用,那么历史就简单得多了。

最近,有美国学者感叹半岛局势变化太快,美国没有适应新的形势。不过,从美国的角度而言,观望也是一种战略选择。在朝鲜表态可有条件弃核之后,特朗普也从推特做出了回应:“有可能是虚假希望,但是美国准备在任何方向去努力。”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朝鲜没有诚意弃核,美国必然对和谈兴趣不大。此时此刻,橄榄枝已经抛到了美国一方,如果美朝双方的对话能朝“完全、可验证、不可逆地弃核”的方向走下去,那么半岛核问题或许能迎来一线曙光。特朗普如何应对,让我们拭目以待。

然而必须看到,半岛核问题的历史异常复杂,利益盘根错节,寄希望于一场和谈仍然是不够的。如果一场和谈就能解决半岛核问题的话,那么我们要重新审视对人性和历史的认识了。历史上,朝鲜半岛屡次发生历史悲剧,历史教训值得总结。如果说半岛核问题的曲折历程能告诉我们什么历史经验的话,那就是:不看表面看本质,或许是我们少犯错误的捷径。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原文链接: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2020459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6546245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