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31
[澎湃]李巍:特朗普在达沃斯:“交易型总统”正转变为“战略型总统”
来源:2018-01-31 澎湃

在时隔18年之后,再有美国总统莅临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而这次参加的美国总统是以奉行经济民族主义和战略孤立主义著称的特朗普。这似乎很有讽刺意味,因为达沃斯论坛一直是一个鼓吹全球化和全球治理的国际主义精英俱乐部,奉行“美国优先”的特朗普的到来似乎与这个论坛的价值追求格格不入。

中国是达沃斯论坛的另外一个主角,中方代表、中财办主任刘鹤在会上向全球听众传播了中国将继续攻坚克难推进更大改革,实行更大开放的信息。而一年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发表了以引领新型全球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去年12月,中国官方把“人类命运共同体”译为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mankind)为主要内容的演讲,在特朗普反全球化言论甚嚣尘上的背景之下,这个演讲令世界关注。一年之后,“共同命运”成为达沃斯论坛的主题(本届论坛主题为:Creating a Shared Future in a Fractured World——在裂变的世界创造共同的未来),这彰显了中国在全球显著扩大的思想影响力。

中美在达沃斯的思想对撞掀开了2018年中美战略关系转型的序曲。

美国重新领导世界?

特朗普在达沃斯的演讲再次重复了其“美国优先”的论调,并且浓墨重彩地宣扬他过去一年的执政政绩。但是,敏感的观察者会发现,这一次特朗普却并没有激烈地反对自由贸易,反而是明确声明,他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只不过这种自由贸易必须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之上。而且他还“代表美国人民,来确认美国将在构建更加美好世界的同时,与世界保持友谊和伙伴关系”,“希望看到一个共同繁荣的未来”。

特朗普的达沃斯演讲一反常态,显得温和有礼、贴近主流,没有成为达沃斯的“搅局者”。有媒体报道,此次演讲稿出自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加里·科恩和白宫首席秘书罗伯特·波特之手。而出生华尔街高盛集团的科恩显然拥有与达沃斯精英相同的气质。特朗普显然正在被他的助手们“驯化”成为一个真正靠谱的美国总统。

在过去一年里,特朗普一系列剑走偏锋的言辞和行动,在世界制造波澜不断,美国的国际形象因此受到严重损害。而且特朗普政府先后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旨在建立更高水平自由贸易规则的TPP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甚至宣称要退出WTO。这一系列基于完全自利考虑的举动大大削弱了美国在全球治理体系的领导地位。

美国和全球的自由派学者都对此忧心忡忡,担心特朗普正在亲手一步步摧毁美国在二战以来缔造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从而导致国际秩序进入到类似于20世纪30年代的混乱期。哈佛大学著名政治学者约瑟夫·奈在去年年初将这种可怕的前景描述为“金德尔伯格陷阱”,经济史学家金德尔伯格从学理角度阐述了那个时期的经济混乱源自于国际社会中缺乏一个发挥领导作用的“带头大哥”。

然而,特朗普在达沃斯论坛上的一些行为和言辞,却传达了美国仍将领导世界的信息。在达沃斯,特朗普会见了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过去一年,特朗普和其传统盟友的关系大为疏离。而美欧联盟关系特别是美英特殊关系是美国领导全球的核心基础,离开这一基础,美国无法单独领导世界。尽管特朗普没有专门安排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见面,或许揭开他们过去的心结还需要时间,但是特朗普已经在着手恢复美英关系,而美欧关系的重塑也相信会很快到来。

而更加令人意外的消息是,特朗普居然表示,在条件合适的情况下,美国将考虑重新加入TPP,而这一表态的背景是,在日本的力推之下,剩下的11个国家正在以CPTPP的新名义复活这一亚太地区的重要自贸协定。日本表示,CPTPP将于今年3月在智利完成最后的签署。特朗普的表态也再次表明,他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可捉摸。他本人没有什么坚强的价值信念,也没有什么坚强的战略原则,面对时局的急速变化,他可以作出快速的改变和调整,这是一个典型的商人的本性。而特朗普对TPP的积极表态显然是认识到了TPP本身是团结盟友、制定高水平经贸规则的重要制度架构,它在战略上对美国的好处是不言而喻的。因此,对于日本愿意牵头CPTPP,美国也乐观其成,毕竟在太平洋地区的经济竞争中,日本是美国必须借助的重要力量。

特朗普在达沃斯的一系列言行或许表明,他带领下的美国不会放弃对世界的领导,而是以一种更加自利和灵活的新方式来领导世界。特朗普政府对世界领导地位的重新重视,或许既是他逐渐被国内建制派精英俘获、而且不断学会如何当好美国总统的结果,也是他逐渐感受到来自中国的战略竞争压力,已经不容许他再以一种“短视”的目光来看待美国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不可否认的是,特朗普本人正在从一位“交易型总统”变成一位“战略型总统”。

即将到来的中美对撞?

美国在二战以后有两大国际战略:一是始于1947年的针对苏联的“遏制”战略,二是始于1970年代、并在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定型的针对中国的“接触”战略。在美国看来,针对苏联的“遏制”战略取得了重大成功;但是针对中国的“接触”战略——即把中国塑造成美国体系下的合作伙伴,让中国成为像美国那样的国家——却未能成功。中国既没有实行美国式的政治体制,也没有奉行美国式的放任自由的市场经济,而且在美国看来,中国正在利用美国的一系列“失误”,提升自身的国际影响,以侵蚀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且,中国的高科技企业不断对美国的优势领域构成挑战。

正是在这一背景下,不仅仅是美国政府,美国国内社会对中国的态度也正在发生变化。一方面,过去的友好力量的不满情绪在增加(比如感觉到在中国技术实力快速进步下,自身优势正在丧失的美国高技术产业和研发行业),而传统上的反华力量则进一步快速上升,并且成为美国对华政策的主要影响者。美国朝野上下不少人,包括政府官员、智库精英、共和与民主两党、建制派和反建制派,都形成了这样一种看法:认为美中战略竞争关系正在加强,中国是美国最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面对美国国内舆论生态的这一变化,特朗普没有理由不对其做出政策上的回应,何况他本人对中国也素来缺乏必要的理解和好感。

面对美国对华战略正在出现的全面转向,2018年中美关系将有可能在三个方面爆发激烈的冲突和对撞。

第一,美国将进一步采取措施来制衡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尽管遭遇了诸多的地缘政治风险,但中国政府在过去近五年里坚定推动的“一带一路”倡议仍然收获了诸多战略上的声誉,也为中国赢得了另外一个重要的地缘战略空间。

面对中国的外交腾挪,美国很可能进一步加强与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联合,在印太地区建立更为强大的统一战线,来应对中国战略的伸张。这四国的联合无疑将构成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倡议最为主要的地缘政治障碍。

尽管这个四国联合能否真正实现还在未定之天,比如印度就对此仍然充满疑虑,但这不妨碍四国进行一些必要的外交和安全磋商,对外释放四国联合的信息。毫无疑问,如果四国联合真正形成可能会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构成激烈的战略对撞,这一战略对撞或将在东海、南海以及中印边界等问题上呈现出来。

第二,美国会在台湾问题上制造更多的麻烦,以牵制中国的崛起。中国不可能通过给予经贸好处以换回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完全支持中国立场,但美国却可以通过支持台湾当局要挟中国。这是双方最大的战略不对称。

不久前,美国众议院表决通过《台湾旅行法》,鼓励“美台所有层级官员互访”。虽然这是一个不具有约束性的法案,但是它代表了国会的声音,其精神是对“一中政策”和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赤裸裸的挑战。如果以后参议院也通过了类似的法案,将对美国行政部门构成巨大压力。而更早之前,美国国会两院通过《2018年国防授权法》,称将“考虑美台军舰互停的适当性与可行性”,更是对中国国家统一和国家主权赤裸裸的侵犯。

在中美战略竞争的背景下,2018年,已经“冬眠”多年的台湾问题或将重新成为中美关系中最为敏感和对抗最为激烈的问题。

第三,美国会在经贸问题上对华采取更加严厉的政策,中美经贸关系将很有可能重新遭遇类似20世纪90年代初期的困难期。2017年,中美两国展开了经济外交,以通过双方的试探和交易来平息特朗普上任之初的“贸易战”的风险。但一年过去,特朗普政府显然并不满意中国为改善双边经贸失衡所做的努力。

2016年,美国的总体贸易逆差约5048亿美元,来自中国的逆差为2507亿美元,占比接近50%。2017年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进一步上涨,达到2758亿美元。美国不可能对美中巨额的贸易逆差继续保持“善意忽略”。而“战略竞争对手”的定位则体现了美国对其经济和产业优势不断丧失的忧虑感。

2018年,美国可能会以知识产权为重点,对中国进行比较严厉的贸易措施。美国商务部于去年8月18日对中国展开的301调查,还有一个月就即将结束,尽管目前美国将做如何调查结论还不太明朗,但一旦做出肯定性的调查结论,并对中国施加大规模的惩罚性关税,将由此引爆中美“贸易战”,这也意味着美国变相放弃了对WTO的承诺,而是依据国内法单边处理国际贸易问题。

不仅如此,美国国会正在制定关于强化海外投资审查委员会(CIFUS)执法能力的法律,其目的就是对中国企业并购美国高技术企业制造更多麻烦。因此,可以预料,2018年中美企业在技术合作上将面临更多的法律障碍。

四十年来,中美关系获得了长足发展,两国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一对经济合作伙伴,并且多个全球治理议题上共享基本的利益诉求。但是,随着两国实力地位的对比不断发生变化,两国在一些基本价值观上的差异正在凸显,未来中美关系将面临更多重大考验。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

原文链接: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75568?from=timeline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3068021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