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2
09
【牛城晚报】一年四次“退群”“美国优先”让美国更“自我”

今年年初,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上台之时,英国《金融媒体》就曾直言,他所提出的“美国优先”看上去颇有“美国独行”的意味。此后近一年间,特朗普在内政外交方面采取的诸多举措似乎都印证了这一点。

进入12月,美国国务院宣布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参议院通过税改法案、最高法院允许特朗普移民限制令全面生效……一系列来自美国的新闻不断冲击国际社会,让人们看到一个因为本国优先而正变得更加“自我”的美国。

美国第4次“退群”内政外交更“内向化”美国又“退群”了。

当地时间12月3日,美国国务院宣布,美国决定不再参与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的制订进程,称其“损害美国主权”。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妮基·黑莉表示,美国将继续在世界范围内对移民和难民给予“慷慨”支持,但“我们的移民政策必须始终且仅由美国人决定”。

这已不是特朗普政府第一次退出国际多边机制。今年1月,特朗普上任后签署的第一份行政命令,就是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6月,特朗普又宣布美国将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并称这一协定是“糟糕交易”;10月,特朗普再次宣布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并将矛头指向会费缴纳问题。

对于美国的第4次“退群”,联大主席米罗斯拉夫·莱恰克表示“非常遗憾”,并强调没有国家能在移民危机中独善其身,也没有国家能在移民问题面前独当一面。

几乎与此同时,特朗普在国内获得了他上任以来最可观的一张成绩单。当地时间12月1日,美国参议院以51票比49票通过税改法案,这标志着特朗普政府离完成美国30年来最大规模减税计划更近一步。

据悉,此前美国众议院已经以227票对205票通过税改法案。由于目前参众两院分别通过的税改立法版本在内容上仍存在差异,因此从12月4日起,参众两院需要协商妥协达成一个共同版本,再进行表决。分析认为,如果不出意外,特朗普可能在元旦之前签署税改法案。

根据特朗普的说法,美国公司税率最终或将从35%大幅降至22%。此外,遗产税、奥巴马医保税、替代性最低税将被废除。特朗普政府力推这一税改法案的目的非常明确,推动美国经济的发展。

无论是外交,还是内政,近来特朗普政府让国际社会看到的是一个更加注重本国利益的美国。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问题专家孙成昊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所言:“从目前的表现来看,特朗普政府更加注重美国自身的发展,更关心如何‘纠偏’,将过去损失的东西拿回来。”特朗普的竞选承诺 为让美国再次强大事实上,从对外接连“退群”,到对内力推税改,特朗普政府这些举措的背后是一个相同的立场——让美国再次强大。这是特朗普在竞选时期就提出的承诺,也成为他上台之后一系列政策举措的基本出发点。

为了兑现这一承诺,“美国优先”成为特朗普政府最常祭出的大旗,这在其外交政策中尤为明显。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韦宗友认为,特朗普此次做出不参加全球移民协议制订的决定并不令人意外。一方面,特朗普对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多边组织及多边协议兴趣索然;另一方面,他原本就对外来移民入境持负面看法,并几次收紧美国移民政策。这次更为明显地反映出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理念,即凡是不符合美国眼前利益的,就加以拒绝。

“特朗普在内政方面同样遵循这一主张,包括在安全层面加强移民管控,在经贸层面推动税改法案、医改法案,以及之后可能做的推动基础设施建设,都是把美国摆在第一位。”孙成昊说。

特朗普政府此次力推税改法案,同样与“美国优先”不无关系。根据特朗普的减税方案,未来10年将减免税收大约1.4万亿美元,这将对美国经济产生显著的刺激作用。特朗普还曾表示,这次“史上最大幅度的税改”,目的是要让美国更加具有竞争力,并为中产阶层减轻负担。

“目前,美国的金融寡头和跨国公司能在全球化过程中配置资源,规避美国的高税收政策,但是那些中小企业和中产阶级却是受损者。特朗普此次推动减税,一方面是吸引大企业回流,另一方面是减轻那些不能赴海外发展的中小企业的负担,是对美国本土中产阶级的优先。”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李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说。

据悉,跨国企业的巨额海外游资如何回归本土,支持美国“再次强大”,这也一直是此次税改的焦点问题之一。

事实上,特朗普实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以及对外展现的经济民族主义都是“美国优先”的直接体现。

“过去,美国非常强调国际责任,也非常强调维持所领导的国际秩序。美国认为,美国的利益不仅在于自身,还在于维持美国所领导的全球秩序的稳定。不过现在,在特朗普政府看来,相对于美国本土自身的利益,国际利益和全球秩序已不是最重要的。”李巍说。

“美国优先”正滑向“美国孤立”带给世界更多不确定性“美国优先”论之下,美国是否将更“内向化”,引发国际社会的担忧。

如今已经显露迹象的是,更加“自我”的美国带给世界更多不确定性。一些分析认为,全球最大经济体税收政策调整的外溢影响不可忽视,世界范围内可能因此兴起新一轮减税潮。而美国一系列“退群”选择也让人们担心,特朗普所谓的“美国优先”正在滑向“美国孤立”。

先寻求美国自身获利,这样才能为今后美国的全球地位提供基础,这似乎是特朗普政府目前的行事思路。不难预见,未来,因为“美国优先”,特朗普政府还有可能再次“退群”。可是,这样的路径是否真的能让美国再次强大?

美国世界政治评论网站刊文直言,特朗普关于“美国优先”将“让美国再次伟大”的论调在逻辑上难以成立。文章指出特朗普可能忽视一个事实,即美国的全球伙伴关系实际是美国力量和影响力的倍增器。此外,全球经济和政治力量的结构性改变也限制了美国实现目标的能力。

据悉,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公布的一项涵盖37个国家的调查结果显示,全球公众对美国总统的信任程度急剧下降,这在美国最亲密的欧洲盟友、亚洲盟友以及邻国墨西哥和加拿大尤为明显。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此前公布的民调则表明,在所有美国人中,今年对“美国优先”政策的支持不及去年。

“特朗普并没有从根本上找到解决全球化时代美国发展失衡的正确‘药方’。目前,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发展高度不平衡、贫富差距悬殊以及阶级对立。特朗普试图通过减税让塌陷的中产阶级重新崛起,又想通过限制移民解决这一群体没有真正融入主流社会的问题,但这些恐怕都只是短期措施。”李巍说。

孙成昊也认为,特朗普目前仍然沉迷于兑现竞选时期做出的承诺,而未具备一个全球视野。“短期内,美国可能因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获得一些好处,但长期来看,美国的全球影响力、盟友伙伴国对美国的信任都会受到负面影响。世界主要经贸国之间可能因为以邻为壑的心态出现更多争端和纠纷,全球治理领域也可能出现权力真空。”很明显,一个更“内向”、更“自我”的美国,它所获得的将远不及它所失去的。

美国宣布退出《移民问题全球契约》制订进程美国国务院3日宣布,美国决定不再参与联合国主导的《移民问题全球契约》的制订进程,称其“损害美国主权”。联合国大会主席莱恰克随后对此表示遗憾。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当天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美国不会支持会妨碍美国“行使移民法律和确保边境安全”这些主权行为的进程。

2016年9月,联合国大会以联大决议的形式通过《关于难民和移民的纽约宣言》(《纽约宣言》),国际社会承诺保护移民和难民权利。根据宣言,国际社会将启动一个政府间谈判进程,以期在2018年制订旨在安全、有序和正常移民的全球契约。

蒂勒森在声明中并不认可获得奥巴马政府支持的《纽约宣言》。他指责宣言包含一系列“与美国法律和政策”不符的政策目标。他表示,美国支持在移民问题上的国际合作,但作为主权国家的首要职责是要确保移民“安全、有序和合法”。

此前,奉行“美国优先”政策的特朗普政府先后宣布退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主席莱恰克3日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对此表示遗憾。声明说,美国在历史上曾慷慨接收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今天,美国仍然是世界最大移民国家。因此,在制订《移民问题全球契约》的进程中,美国的角色至关重要。

莱恰克表示,多边主义是应对移民问题这一全球挑战的最佳途径。尽管美国决定退出这一进程,国际社会不应该放弃达成契约的机会。

德国智库认为“特朗普税改”将加剧欧洲减税压力德国智库伊弗经济研究所所长克莱门斯·菲斯特日前表示,美国税改法案在短期内会令欧洲受益,但也将使欧洲面临更大的减税压力。

菲斯特认为,美国税改法案意味着欧洲对美国的出口短期内将继续增加,这有利于欧洲经济发展;另一方面,也会刺激全球竞争性减税,为避免企业将投资和就业岗位转移至美国,欧洲将面临更大的为企业减税的压力。

菲斯特还说,美国的贸易逆差或将受税改影响而有所增加,“要求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呼声可能会变得更高”。美国对资本需求的增加将导致全球层面的加息,因此欧洲央行也将承受更多压力,退出超宽松货币政策。美国国家债务增加还将导致美元通胀预期上升。

德国经济和能源部长布丽吉特·齐普里斯日前表示,有必要等待美国最终税改法案出炉,才能评估税改给德国和欧洲企业同美方的贸易带来的影响。她认为,整个欧洲需要在美国税改一事上表态一致。

原文连接:http://www.xtrb.cn/epaper/ncwb/page/2/2017-12-09/07/70791512779844378.pdf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4968912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