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9
11
[光明网]张杰:加快分享经济与制造业融合,释放中国经济更大潜力
来源:2017-09-11

2017年2月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显示,中国分享经济从零到有,呈现出一种爆炸式增长的惊人态势:2016年分享经济的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分享经济企业融资规模达1710亿元,比上年增长130%;参与人数高达6亿,增幅高达1亿;预计到2020年,分享经济提供服务者的人数也有望超过1亿。从未来的发展趋势来看,中国分享经济的规模仍有可能保持年均40%左右的高速增长态势,到2020年,分享经济交易规模占GDP比重可能会达到10%以上。一方面,分享经济的兴起对培育中国经济发展新动能、激发创新创业、增加收入以及解决就业,作出了重大贡献;另一方面,分享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深刻地体现了中国经济所具有的市场活力,反映了中国市场和政府对创新的包容性,针对各种机制体制性障碍因素的改革和创新决心。即便当前中国分享经济发展进程中遇到了一些藩篱和桎梏,但这必将在发展中得到化解,分享经济对中国经济潜力的激活和支撑效应,将会得到强化和壮大。

需要高度关注的是,当前中国分享经济主要集中在大众消费和服务领域。其中,出行、短租、医疗这三个消费和服务领域表现最为突出:出行方面,从共享单车的发展规模来看,中国自行车协会数据显示,2017年一年自行车的投放总量有可能高达2000万辆,并且共享单车对整个自行车制造行业产生了突出的拉动效应,仅ofo所直接惠及的就业岗位就超4万个,带动自行车行业一线工人薪资收入水平平均增长15%。共享住房方面,2016年住房分享市场交易额大概在243亿元,与2015年相比增幅高达131%,可供住房分享的房源数量达到190万套,参与住房分享活动的人数超过3500万,比去年增幅在一倍以上。另一共享经济的新领域——医疗分享市场,也出现快速增长态势:2016年中国医疗分享市场交易额已经达到155亿元,与2015年相比增幅高达121%,参与提供服务的人数约为256万人,参与医疗分享活动的总消费人数超过2亿,大概占到全部网民的27.4%。

总体来看,当前中国分享经济的发展主要集中在需求侧领域,但未来最大的发展潜力点和爆发点,更有可能会出现在供给侧领域。分享经济模式向以中国制造业为主的供给侧领域的深入渗透、全面融合以及再次创新,是重构中国供给侧生产结构的重要途径,是壮大中国经济内生动力动能的重要渠道,同时也是激发中国经济未来潜力的重要因素之一。首先,在个性化和多样化需求日益凸显的今天,分享经济对推动中国传统制造业生产体系的重构,可能会产生多维度影响。

一方面,当前一种以“分享生产”“共享产能”和“共享工厂”为主要形式的新型分享经济生产模式,正在中国制造业部门悄然兴起。在消费者需求偏好由“低成本”和“品牌化”,逐步向“个性化”和“特质化”转变的情况下,这种新型生产模式将会削弱甚至颠覆已有的“生产—消费关系”范式,导致由“生产决定消费”模式向“消费决定生产”模式发生彻底性变化。这种分享经济模式,其本质就是依靠互联网的特定公共服务平台体系,将小批量的产品订单汇集为足够数量的生产订单,这样既可以强化制造业生产体系的柔性生产能力,解决传统制造业企业中淡季和旺季不同时间产能利用落差问题,又可以解决传统制造业体系中因库存等导致的产品销售价格和生产成本价格差距过大的难题,从而提升传统制造业企业的生产效率,提高企业利润率,激发企业竞争潜力。

另一方面,“互联网+”向中国制造业部门的渗透和融合,不仅仅创造性地联结了生产者和消费者两大体系,缓解了两者在新经济形势下的诸多不协调的矛盾问题,更创造性地构造了不同生产者之间的新型协同协作网络体系,极大地降低了各生产者之间进行小批量外包和定制以及零配件供应的生产成本和制度性交易成本,这就为降低国内部分传统商品价格,促进传统制造业企业生产效率的提升,激活中国传统制造业企业的市场活力和竞争能力,激发中国地方产业集群的国际市场竞争活力提供了可能。

因此,我们要清晰地认识到:分享经济向中国传统制造业生产部门的渗透、融合以及再次创新,既有利于重塑和提升传统制造业的出口竞争优势,也有利于夯实和强化中国工业2.0和3.0体系的基础能力,守住中国“制造业立国”和“制造业强国”的战略底线。

其次,分享经济所蕴含的商业模式创新、产业链和创新链对接模式的创新以及新产业中自主创新能力提升和赶超的战略机会,都将对培育和壮大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构建和打造中国工业4.0体系,产生“弯道超车”式的发展效应。

一方面,新型分享经济模式可以通过重构创新链体系中的分工、合作和协同关系,激活各行为主体之间创新活动协同协作的激励机制,降低创新链中原始创新和基础创新环节、应用开发和中试环节、商业化转化环节以及大规模产业化环节中所蕴含的各种风险,降低产学研衔接和转化的制度性交易成本,最终降低中国发展和强化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创新风险和创新成本。

另一方面,中国各级政府正在推进的各项创新资源共享工程、区域创新合作网络、区域创新共同体以及区域创新资源共享机制体制建设,实质上就是将分享经济的基本理念和网络平台体系,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在更大尺度、更大范围内进行结合和运用,这就为融合型的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孕育和壮大,提供领跑全球的原始创新策源地式的发展空间。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share.gmw.cn/guancha/2017-09/11/content_26122342.htm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5710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