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6
22
[凤凰国际智库]刘元春:中国经济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性
来源:2017-06-22 凤凰国际智库

【编者按:2017年6月21日,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三十二)——“稳中突破”在清华大学举办。本次论坛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校友发展中心主办,凤凰国际智库提供媒体支持。论坛就当前全球局势充满不确定性的背景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逐渐取得积极成效的同时,中国经济自身杠杆率依然持续高悬,中国经济能否持续稳中求进,内外兼顾进行了讨论,提出相应的战略选择与政策建议。

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提出,今年的经济是前高后稳的这样一个过程,是处于从弱复苏向强复苏这样一个过渡的阶段。明年只要我们能够迈过三个槛,应该在明年年底和2019初期出现一个较好的强势增长的状态。以下根据现场速记整理,与读者分享。】

应该说我们对于总体这个趋势的判断具有一致性,也就是说我们也高度认为今年是前高后稳的这样一个过程,今年是处于从弱复苏向强复苏这样一个过渡的阶段。明年我们认为只要我们能够迈过三个槛,应该在明年年底和2019初期出现一个较好的强势增长的状态。这是我们的一个核心观点。

因此,我们的判断可能跟李稻葵老师有一定的差别,在于我们对周期判断上面可能有一定的差别,因为周期来讲在学术上是有一些严格的定义。如果从这一个投资周期本身来看,也就是说学术上讲的朱格拉周期,很重要的一个标志点,就是我们要愿意为下一轮的繁荣来进行投资,特别是固定资产的投资和固定资产的分析,这样一个标志性的东西有没有出来?这是我们关注的很核心的一个点。

中国经济已经走出底部

从周期几个阶段来看,我们认为在2016年二季度开始,就是去年二季度中国经济已经走出它的底部,迈向这个复苏的阶段。为什么这么讲?核心标志是我们的GDP平减指数,也就是说我们和国民经济相对应的价格参数发生了本质性的差别,这个差别我们就会看到在2016年一季度在经济最头疼的时候,2015年底GDP平减指数,总体性的物价水平是负的,实际GDP增长速度当时是6.5、6.4%,但是名义GDP只有6.2%的水平,大家感到很艰苦,也看不到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机制,就是我们讲的这种通缩债务恶性循环的机制,在过去这几年里面是中国经济遇到的一个最大的阻力,也就是说我们会看到债务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导致利息支付占GDP的比重达到了18%左右,导致利息加上偿本付息的资金,占整个社会融资总量70%,这个负担很重。三季度开始,这个被打破了,PPP转正,价格水平开始上涨,这个就导致了通缩和债务之间的循环被打破,这个被打破就是我们开始有资金进入到实体经济,大家不会过度的担忧为未来债务的偿还而进行过度的收缩,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志点。因此我们会看到今年一二季度,中国经济的这种状态实际上是这个拐点变化的一个延续,这是很重要的时点判断。

能不能从复苏的阶段快速迈向一个高增长阶段,从高增长阶段迈向繁荣阶段,我们讲还远远没有到。为什么远远没有到?我们经常讲的支撑你强劲复苏的动力来源是什么?李稻葵老师讲了第一季度GDP增速6.9%,另外一个参数就是名义GDP增速是11.4%,这个很高。GDP平减指数能够达到3%,接近4%这样的水平,很不错了,使债务能够轻装上阵。这样一种现象能不能持续,这是我们可能要进行探究的,因为支撑中国经济向好的第一个动力,实际上是外贸的改善。出口增长速度按人民币计价15.5%,按美元计价是8.2%,中国经济是外向型的经济,进出口的总额占GDP的比例是40%,这是因为贸易经济,贸易占GDP的比重就是不到50%的规模,因此我们就会看到大量的工业品和制成品,实际上50%多的产能是为世界生产的,而不是为我们生产的。世界这种反转是中国反转的一个很重要的来源,中国这个价格水平的反转,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反转,而全球大宗商品的反转,与全球经济复苏是有密切相关联的,这是我们要看到的一个方面。

李稻葵老师讲未来的最大风险是世界经济,经济强劲复苏这个方面面临着很大不确定性,这是第一。第二,我们看到现在的投资增速很不错,但是我们投资增速里面相当一部分是来源于我们的政府性的投资,基建投资增长速度是21%左右,但是大家还要看到一个数据是国有企业的投资,去年年底居然能够达到40%多,这个惯性导致今年一二季度国有企业的增长速度也是20%多,大家一看就会发现投资反弹很重要的一个基础,就是前期稳增长政策的持续,是来源于今年房地产投资超预期的稳定。大家都认为今年的房地产投资可能会快速触底,不仅没有触底,一季度还创了新高,最近才调头。大家可能预计房地产超预期这种调整模式,也是目前经济保持较好的增长的原因。

还有一个参数,是很多分析人员非常高度关注的民间投资,从去年2%多反弹到现在的6%多,我们老怀疑这个参数,因为这几年PPP建设,现在已经入库是12.7万亿,地方落地也是好几万亿,所带动的投资规模也很大。在统计口径里面,第二个P是讲的私人投资,但是第二个P往往是国有企业来投的,从数据比对里面会发现,一方面国有企业的投资速度很高,另外一方面PPP增加的速度也很高。因此我们老怀疑,由于PPP这种V型,导致我们在统计参数里面也有一些失真,也就是说民间投资增长速度可能没有统计的这么快,我们最近看财新的PM2指数往下掉,企业的信心指数还特别稳定。我们做社会调查,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别,不是跟一些数据的差别那么大。

投资依然存在不确定性

房地产目前恢复速度比较慢,三四线城市的投资上来了,三四线城市房地产的投资占整个房地产投资接近半壁江山,因此下半年对于整个房地产金融的收缩,会不会产生一个强烈的效应,实际上我们都知道中国的调整往往是叠加的,那么这个叠加的风险实际上是我们可能要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

因此我们对于目前投资这样的一些不确定性,我们认为投资是不是站稳了,还不确定。地方政府对于投资的这种热情,能不能持续,因为从六中全会之后,地方政府的投资增速保持很好。我们政治周期开始了,新上任的官员开始撸起袖子加油干了,但是加油干跟传统的方式差不多,地方政府隐形债务上升非常迅猛。这个风险是最近的最大的一个变数,如果要在投资上真正的开启为下一轮投资的节点,三个槛,第一个是金融整顿,最近很大的风险,就是金融整顿本身跟流动性调控之间的冲突,这是我们可能要高度关注的。第二个槛,很重要的就是我们讲的国有企业的改革。第三个是政府自身的改革,是最为核心的。我们都能够认识到这个问题,但是我们能不能够在十九大之后,把这些基础性的改革进行全面开启,顺利的进行开展,这是决定我们在2018年以后,经济能不能够从弱复苏转变到快速复苏,2019年从快速复苏向扩展和繁荣阶段迈进的一个关键点。

实际上我的观点里面讲过,房地产非预期性的调整模式是今年经济一季度参数比较高的一个原因之一,但是不是核心的原因。原因是什么?很重要的是PPI的上升,因为目前大量的原材料跟国际价格的传递性,基本上达到了80%以上。我们目前所看到大量的上游产业的一些原材料的上升,与房地产有关联,但不是主体的因素,这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就是目前来讲主体因素一个是国际市场的这种变化,当然国际市场跟中国市场的变化是有一定的关联,这是一个。

第二,我们会看到最近我们整个经济按照测算来看,应当说消费的平稳非常重要,中国消费的平稳主要来源于我们农村的消费升级,这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而农村消费升级里面最重要另外一个人群是我们的农民工,最近我们就会发现三四线农民工,一个是住房上涨,跟农民工的购房有关系,因为农民工要进行养老,进行教育有密切的关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我们会看到最近比如说汽车,原来以为今年的四月份和五月份,汽车消费很糟糕的,但是汽车消费最近又上来了,原因也是三四线汽车的消费加速上涨。所以说我们会看到中国的故事,已经不像前些年房地产一个独角戏,有N多个支撑点。所以我们看到在中国一些增长极里面,有深圳这样一种快速增长的城市,它的房价也很高,但是我们也看到重庆这样增长也很快,但是房价还不是太高的地方。所以目前中国的经济发生了很多的变化,房地产是今年和明年治理的一个关键,也是资金脱实向虚治理的一个核心。大家看到最近的政策,应该是一如既往在往前走,应该说是毫不犹豫的。这里面会有一些操作性的风险,但是方向性不会变,我们跟李老师预测最大的一个区别,明年的经济并不会马上起来,要等待几个关键点的出台,哪怕是一些方案的出台,这是提振大家的信心,和启动民间投资的关键。启动民间投资关键核心参数第一个是信心,第二个是投资空间,第三个是资金获得,第四,是不是有这一个基础性的投资收益,这个来讲我们认为目前用不着担心。

因此从这些方面综合来看,我们认为民间投资真正的转变是要到2019年。

原文链接:http://pit.ifeng.com/a/20170622/51300567_0.s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866837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