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6
08
[中国社会科学报]赵卫涛:特朗普首次出访喜忧参半
来源:2017-06-08 中国社会科学报

5月下旬,特朗普完成了就任美国总统后的首次外访活动,访问了沙特阿拉伯、以色列、梵蒂冈、意大利和比利时五国。其间,他会见了中东地区和欧洲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并出席了在比利时布鲁塞尔举行的北约峰会和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七国集团峰会。值得注意的是,与以往历届新任总统不同,特朗普没有将加拿大、墨西哥或英法德等盟国作为首访对象,而是打破常规,选择前往中东地区的沙特,这显示出特朗普欲凭借中东之行打造内政外交“高开”势头的强烈愿望。此外,特朗普还有一重目的,即通过欧洲之行重新确认并调整与北约及其欧洲盟友间的相互关系。

中东之行取得一定成效

将沙特作为首访对象显然是特朗普团队的精心安排。特朗普首访沙特,至少有如下三方面的考虑:一是政治上的相互需要。作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传统盟友之一,沙特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受到“冷落”,美沙双方在特朗普上台后都有重修旧好的强烈意愿;二是经济上利益巨大。具体表现在沙特在军购方面一直对美国十分倚重;三是外交上容易打开局面。最近几届美国政府始终在反恐和中东问题上难有突破,此次特朗普在上任之初便以打击伊斯兰极端恐怖势力为突破口率先触及中东问题,这样做既标新立异,又容易使各方重燃对实现中东外交新局面的期待。

特朗普的沙特之行全程得到最高规格接待,在经济层面也收获巨大,不仅直接签下1100亿美元的军售合同,还以一揽子协议的形式签订10年的长期合同,最终合同总价值高达3500亿美元。在政治、安全和外交层面,特朗普不仅重新将沙特提升为美国在中东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之一,而且还初步实现了联合沙特等海合会成员国共同对抗恐怖主义势力和制衡伊朗的战略意图。

然而,特朗普的这一战略设想仅仅得到了初步的落实,能否持续生效仍有待观察。一方面,消灭极端组织需要美国和中东各国共同努力,而沙特和以色列、伊朗之间均积怨较深,短期内实现各方协作基本不现实;另一方面,在极端组织坐大和美国长期弱化对中东问题介入的大背景下,伊朗也很难在短期内被美国的所谓“中东版北约”彻底打压下去。

在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访问中,特朗普也一反奥巴马时期相对消极的中东和平政策,主动通过调停巴以双方关系寻求在中东和平问题上有所突破。以色列对特朗普的到访给予高度重视和高规格接待,表示愿意为中东和平的实现采取积极措施;巴勒斯坦也对特朗普的中东政策表示欢迎,期待特朗普继续对以色列施压并赞同“两国方案”。但是,巴以双方实际上并未在实质性问题上达成任何共识或协议。以方依旧继续强调自身安全和定居点建设的必要性,巴方则要求完全的独立并获得以色列承认,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依旧寸步不让。同时,特朗普在此问题上的作为也仅仅是停留在口号和原则层面,距最终和平的实现相去甚远。

欧洲之行效果大打折扣

特朗普欧洲之行的重点是出席北约峰会和七国集团峰会。总体而言,与中东之行的大体成功相比,特朗普欧洲之行的实际效果则要大打折扣。特朗普此次欧洲之行的主要目的是,在坚持“美国优先”基本原则下,一方面继续维持美国的领导地位,另一方面要求欧洲盟国承担更多经济与安全防卫义务。作为传统盟友,美国与欧洲主要国家之间虽然在实质性问题上继续维持着大体一致的立场,但由于特朗普的傲慢态度以及“美国优先”的政策,美欧在贸易、气候变化、安全防卫以及对俄政策等领域的裂痕正不断扩大。

在贸易问题上,特朗普与G7国家其他领导人之间就自由贸易和公平市场问题爆发了激烈争论。虽然各国最终勉强达成了一致认同“自由、公平和互惠”、“保持市场开放”和“打击保护主义”等基本原则的共同声明,但特朗普并未放弃“美国优先”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这为美欧之间可能的贸易摩擦甚至贸易战埋下了隐患。

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特朗普以气候变化协议有损本国经济增长为由,坚决拒绝就全球气候保护协议作出承诺,这也成为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先兆。在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后,欧盟、联合国等纷纷对美国的单边主义行为提出批评,同时呼吁国际社会继续遵守《巴黎协定》,共同采取措施应对气候变化。虽然国务卿蒂勒森在6月2日表示美国今后会继续为削减温室气体排放而努力,但美国的退出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危害及其带来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已不可避免。

在北约防卫费分摊问题上,特朗普继续批评其他成员国的“搭便车”行为损害了美国的利益,指责北约成员国中有23个国家未能支付其应付份额。鉴于特朗普的强势以及美国的主导地位,本次北约峰会最终将“合理分摊军费”确立为两大主题之一,北约其他成员国也已经从2016年起陆续开始兑现增加军费开支以承担更多防卫责任的承诺。

在对俄政策问题上,特朗普在北约峰会上拒绝重申《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也即集体防御承诺的消极态度使得美欧之间的分歧进一步扩大。自苏联解体以来,北约各欧洲成员国延续了以往的低防卫费政策,这使其在面对拥有强大军事实力的俄罗斯时普遍缺乏安全感,不得不长期依赖美国的防卫支持。此次峰会中,特朗普减少防卫支持的表态已迫使北约欧洲成员国作出改变。例如,默克尔在北约峰会结束后已经开始呼吁欧洲“为自己而奋斗”。除了加强自身的团结,主动寻求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也成为欧洲的一种选择。然而,同样并非“铁板一块”的欧洲未来恐怕仍需依靠美国主导下的北约以对抗俄罗斯。在美欧对俄制裁继续维持的大背景下,未来的美欧俄三方博弈无疑将会变得更加复杂。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原文链接:http://www.cssn.cn/sf/bwsf_lllwz/201706/t20170608_3543470.shtml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1483718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