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1
李巍-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走向与中美经贸关系

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与中美经贸关系

李巍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落下帷幕,以“反建制”而著名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意外当选为美国第45任总统,并将在2017年1月20日正式走马上任。这被认为是2016年里继“英国脱欧”之后世界政治中的第二只“黑天鹅”。

特朗普的当选虽然出乎美国主流精英的意料,然而却充分反映了当下美国乃至全球所处的经济和社会困境。在全球化和自由化的过程中,美国中产阶级的大规模衰落,成为特朗普当选的最为重要的宏观背景。作为当选总统,特朗普第一个任期的政策首先必须考虑助其胜选的选民利益,满足其再竞选期间对主要支持者所作出的承诺,而保卫和复兴中产阶级,特别是保卫中西部传统工业区的白人选民的利益,将成为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使命。

特朗普政府的政策主张将以“美国优先”为核心,其经济政策的首要目标是促进经济增长、增加就业,特朗普在其总统获胜后的演讲中表示:“我们能够让经济增长率提升一倍”,他在竞选阶段也明确提出要在10年内创造2500万个就业机会。可以说,特朗普执政最大的特点将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为实现此目标,特朗普在产业政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和贸易政策等领域都提出了一系列政策举措,具体包括以下内容:

(一)以促进就业为核心的产业政策。第一,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第二,加快实现能源独立。加快能源产业的发展将成为特朗普振兴实体经济的抓手。特朗普政府将重新制定美国能源政策,促进美国实现真正的能源独立。在气候变化方面,短期内,美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不会积极扮演领导者的角色,特朗普政府对应对气候变化的消极态度将为全球气候变化治理蒙上阴影。第三,促进制造业复兴。

(二)以振兴经济为核心的财政金融政策

第一,实施以减税为核心的财政政策。第二,改革金融监管政策。特朗普将“大市场、小政府”作为经济治理的首要理念,承诺废除旧规,实施自由和放松管制的政策。第三,奉行弱势美元政策。从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来看,为扩大美国贸易出口,弱势美元将是特朗普未来奉行的货币政策主张。

(三)以保护国内市场、扩大对外出口为核心的贸易政策

特朗普对国际贸易持强硬态度,其目的是使本国的制造业能够在国际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而为了更有效实施特朗普的贸易政策方案,特朗普还专门成立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White House National Trade Council)作为新的贸易机构。他任命纳瓦罗为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也预示着未来美国贸易政策内顾性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大。

(四)以迎合中下层白人为核心的移民政策

出于保护美国就业岗位以及维护国内安全的考虑,特朗普坚决反对非法移民进入美国。塞森斯是特朗普竞选初期就站出来的公开支持者,也是特朗普整个竞选过程中在非法移民问题方面最重要的政策顾问。他自从政以来就高调反对非法移民,是在美墨边境“造墙”的早期鼓动者。其早期曾竞争联邦法官职务,后因为种族主义倾向而失败,但自1997年成为阿拉巴马州参议员以来,塞森斯最重要的议程就是打击非法移民;一是加强边境管控,二是加强用工管制。

总之,特朗普虽然还未上任,但他已经形成了一套相对比较完成的经济政策想法,总体来说,就是对内的新自由主义,即强调减少国家管制,激发市场活力,削弱福利国家,以及对外的保护主义和本土主义,即强调美国本土的经济利益而不是美国的全球经济利益。这种混合的经济政策非常类似于19世纪的后半期。

特朗普提出了一系列经济政策主张,这些政策主张迥异于之前历届美国政府的既有政策。尽管这些政策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落地,还存在很大的未知性,但它增加了未来美国经济政策方向不确定性。更加值得注意的是,由于这些经济政策有的违背基本经济规律,有的是在逆时代潮流而动,有的是以伤害他国利益为代价,因此这些经济政策将不可避免地遭遇各种挑战。

第一,受制于美财政赤字和债务,特朗普减税计划可能会打折扣。

第二,特朗普重振制造业计划实施方法和效果受到质疑。

第三,特朗普部分经济政策会遭到共和党和民主党反对,在国会必定会受到重大掣肘。

第四,特朗普的这些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政策必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反对甚至是美国传统盟友的反对,严重者可能遭致报复,这将破坏整个世界经济体系的稳定性,而美国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自身利益将首当其中遭受损失。

不仅如此,其采取的对外强硬立场也会遭致其他国家的报复,这将威胁美国另一部分群体的利益。因此,特朗普过于利己主义的经济政策究竟能走多远还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特朗普政府更倾向于“内向型”经济政策,其中对外贸易政策、产业回迁等可能会对中美经贸关系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第一,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毫无疑问将加剧中美贸易摩擦,而且在2017年中美之间有可能爆发“贸易战”和“汇率战”。

第三,特朗普强化制造业发展将给中美经贸关系带来多方面的复杂影响。奥巴马政府上任以来,实施了多项政策恢复国内经济,使美国成为较快走出金融危机阴影的发达国家之一。其中,促进制造业回流、“再工业化”等试图改变美国产业“空心化”状态的政策引发了广泛的讨论,强化制造业回流也是特朗普关注的重要经济战略。促进制造业复兴有利于创造国内就业机会、推动美国经济发展,其对中美经贸关系带来的影响也需引起重视。

总之,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中美经贸关系有可能在2017年遭遇20世纪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以来的最为艰难的一个时期。但由于特朗普的国内执政基础仍然高度脆弱,其政策实施也面临着上述多种挑战,我们也大可不必高估特朗普改变既有格局和秩序的能力。我们所需要做的是认真研究特朗普所可能采取的各种政策方案,并且精心准备相应预案,以达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之效。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6961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