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1
左希迎-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安全政策走向

特朗普政府的对华安全政策走向

左希迎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特朗普当选为美国总统,这开启了一个新时代。在外交政策上,大量右翼保守派人士在特朗普政府担任要职,这使得美国外交政策更加强硬。特朗普的意图简单明了:清除奥巴马的外交遗产,推动外交政策的全面转型。鉴于此,有必要考察特朗普及其团队的行为模式,分析其对中国的影响。

一、美国外交理念的转向

二战结束以来,历次总统更迭后美国外交战略都会随之出现重大转向,这是一个历史规律。与奥巴马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的外交理念与之大相径庭。

首先,坚持美国优先原则。特朗普政府美国优先原则的基本内涵是:把美国利益放在首位,用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它事关特朗普政府的一个重大战略选择,即美国在亚太地区是否会战略收缩?特朗普政府无法战略收缩,这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在亚太地区拥有巨大的战略利益,即使特朗普主观上作一定程度上收缩,但是现实情况很难让美国脱身。第二,以奥巴马政府为参照系,特朗普政府在政策执行上很难继续收缩。第三,特朗普政府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力量投入会超过奥巴马政府。

其次,以利益界定威胁。与奥巴马政府在处理外交事务时更加注重价值观的作用相比,特朗普政府可能更多从自身角度来衡量国家利益,界定外部威胁。所以,特朗普的意识形态并不浓厚,他对推广民主、改造世界的兴趣较低。特朗普也不信任既有官僚机构,对权力政治有天然的亲近感。

再次,以实力为基础的地区秩序。根据特朗普及其团队新近的言论,特朗普政府试图加强军事力量建设,增加军费投入,然后推动其盟友承担更多的责任,分担更多的军费开支,以构建一种以实力为基础的亚太安全秩序。

最后,谈判与挂钩的理念。特朗普是商人出身,目前政策界对其的基本判断是他能够交换。其实这个判断并不完全准确,将特朗普看做能够谈判可能更合适。谈判的理念会衍生出特朗普政府的两种外交政策,即以利益交换为特点的挂钩战略和美俄接近。

二、美国对华安全政策的转变

从已有信息来看,特朗普及其团队试图在对华安全政策上换种玩法。总体而言,中美关系的挑战将多于机遇,并且可能超过当前政策界的判断。

美国对华安全战略将有重大调整。特朗普政府认为亚太再平衡战略是一种虚弱的战略,因此无意继续执行这一战略。从以往历史经验来看,特朗普会选择一个新的名词冠之以其亚太战略或对华战略。这一战略可能包含以下三个特征:以实力为基础,秘密外交和权力政治是比较显著的特征;谈判是重要的手段,这意味着美国可能通过挂钩政策,迫使中国让利;意识形态色彩较单薄。

从具体议题上来看:

台湾问题 特朗普及其团队将调整对台政策:其一,特朗普政府正在改变目前三边互动的模式,改变美国既有的对台政策。其二,美国将大幅增加对台军售。原因之一是奥巴马政府对台军售相对较少,特朗普政府需要对台湾和美国的军工企业进行补偿。此外,当前大陆和台湾的军力已经失衡,美国必须保持对台湾的战略承诺,以增强台湾的战略信心。

朝核问题 特朗普政府将抛弃奥巴马政府对朝鲜的战略忍耐政策。具体而言,美国的策略主要有三种:其一,美国可能政策选择是加强对朝鲜威慑。其二,督促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其三,积极寻求与朝鲜的接触。如果美朝接近,中国将处于不利的地位。然而,中美在朝核问题上仍有合作的空间,美国在战略施压的环节需要寻求中国的帮助。

美俄关系 特朗普及其团队正在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调整美俄关系的大框架。特朗普政府可能会采纳基辛格的建议,即美国不会让乌克兰加入北约,给予俄罗斯一定的战略舒适度。当然,对于美俄关系改善也不用过度担忧,俄罗斯外交独立性较强,加之中俄关系的基础深厚,这能对冲美俄缓和的挑战。其二,美俄关系如何调整还受到美国内政的影响,国会可能会限制美俄关系调整的空间。

海上安全问题 相对于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在海上安全问题不那么看重国际规则,因此中美两国在规则对抗上会有所降低,但两个挑战不能忽视:其一,美国军事力量的增加对中国的挑战。其二,中美在中国近海爆发突发事件的概率大为上升。2016年12月15日,中国潜艇救援船在南海捕获美国无人水下潜航器(UUV)的事件已经有所体现。

网络安全 特朗普政府在网络安全上的关注点可能与奥巴马政府不同,但中美在网络安全领域的对抗恐难缓和,美国会在这一问题上向中国持续施压。

人权问题 相对于奥巴马政府,特朗普政府将在人权问题上将投入较少的精力。对中美关系而言,尽管在人权问题上仍然存在争端,但是两国冲突争的程度将大为降低。

三、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挑战?

特朗普政府扭转外交的理念,调整亚太安全战略,这给中美关系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在战略谋划上,可以在四个方面有所作为。

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挑战,既不能一味地强硬,也不能一味地软弱,整体思路应该是灵活反应,即对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外交政策要积极反应,针对不同的安全议题要灵活处理。中国应该以权力政治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权力政治,以挂钩政策反对特朗普政府的挂钩政策。

与特朗普及其团队保持紧密的战略沟通同样是重要的,为此,应该尽快安排中美两国领导人会晤,积极推动在各层次机构负责人之间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进而建立两国战略互动的制度保证。

应对特朗普政府的挑战,还需要坚定战略决心,坚持底线原则,在关系到国家核心利益的领域不退缩。

此外,中国应该提高制造议题的能力。如果能够在某些美国关心的议题上积极有所作为,通过挂钩政策,可以扩大地区影响力。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484012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