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1
王莉丽-中国对美公共外交与舆论战略框架

中美两国需在动荡中共谋合作与发展

王莉丽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

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全面开启特朗普时代,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出现很多的不确定性,对全球地缘政治、经济和中美外交关系新格局将产生重大影响。

特朗普赢得此次美国总统大选的原因很复杂,从国际大环境来看,当前国际政治经济正处于急剧变化的历史转折期,世界各国之间史无前例的相互依存却又相互威胁和竞争,民粹主义大行其道,逆全球化暗流涌动。从国内环境来看,此次大选是在选民强烈的反体制情绪和对国家前进的方向极大不满的政治环境下举行的,是以白人中产阶层为主的“沉默的多数”与华盛顿建制派和精英之间的一场对决。从舆论视角分析,一方面特朗普有效的利用民意调查和新媒体对冲精英阶层统和主流媒体,使得他在竞选过程中执政理念的阐述,条条击中腐败要害、款款深入民众人心。另一方面,他有效的利用了精英阶层与普通民众价值观念冲突的社会矛盾,掀起了一场“愤怒的政治”与“绝望的政治”之间的抗争,并宣告特朗普时代的到来。

目前,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团队已经基本成型,外交政策方向更加明晰。在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口号领导下,新政府内部分裂成三股势力:“美国优先”拥护者、以打击伊斯兰国为外交政策核心的支持者,认同二战以来的美国全球战略的传统主义者。这三股不同政策导向的势力互不信任,互相斗争,起到了一定的政策制衡作用。但在解决具体政策问题时,特朗普的个人观点仍然具有绝对优势。特朗普在政治、经济、外交政策上很可能会采取以“美国优先”为核心的“收缩战略”,这将全面影响现存的国际秩序、亚太安全和中美关系。

从特朗普竞选期间提出的对华战略,其侯任期间的政策言行以及其以鹰派和富豪为核心班底的内阁成员构成综合分析,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更可能由经济利益而非安全或者意识形态因素所驱动。特朗普政府可能实行的全球战略性的收缩政策,将会引发国际动荡和国际秩序的重构,大国竞争时代来临,管控对手、避免战争、维系自由的国际秩序成为世界各国面对的最大挑战。

特朗普是一位政治素人,没有太多意识形态和政治正确概念,他反对二战后美国建立的世界秩序,撤销美国一贯的外交原则,这将对中美关系带来一系列挑战。但与此同时,特朗普最关心的是美国经济的繁荣,他有着宏大的政治目标,希望成为一代伟大的总统。而要实现特朗普的政策目标和政治抱负,必然需要中国的合作与支持。基于这一判断,特朗普即使在上任初期会实施一些过激政策,但长远来看,他需要和中国的深入合作,中美关系必将走向合作共赢。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和中美之间的贸易投资的发展,双方拥有几十个战略对话、磋商机制,双方经贸往来密切,利益深度融合。中美之间的经济关系正在出现三个趋势性的变化:贸易关系由过去的垂直分工向水平分工发展;投资关系由单向流动向双向流动转变;科技创新由过去中国对美国的技术模仿,转向自主创新、原始创新。中美外交要顺应中美经济发展趋势,继续推动经济作为中美关系压舱石的重要稳定作用。

从中美两国的总体舆论态势来看,虽然有一定的杂音,但中美两国精英群体及普通民众重视合作甚于竞争。自中美建交以来,中美两国领导人对两国关系的认知在一次次合作、竞争、甚至冲突中逐渐加深。随着中美在各层次、各领域交往的不断深化,两国在新时期对双边关系的定位将会更加全面和理智,中美的巨大合作空间更有益于全球利益和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和对幸福生活的诉求。中美两国需在动荡与不确定中,尽快推进各领域、各层面的对话与交流,共谋合作与发展。建议全面推动公共外交,加强中美战略互信、避免冲突:深入了解特朗普的个性特点与政治抱负,尽快建立与其核心团队的联系;加强非国家行为体在公共外交中的重要作用;加强中美智库公共外交,有效管控冲突,为中美关系良性发展提供智力支持和缓冲带;加强议程设置,尽快形成有利于中美经济合作的舆论场;重视舆论调研,倾听来自民间的声音,加强对美国精英与普通公众的全方位公共外交;全面提升社交媒体传播力,提升国际话语权。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6976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