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1
罗来军-针对特朗普新政调整我国的开放战略

【新闻网稿件】

罗来军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中国方案研究院执行院长

罗雨泽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外经济研究部研究员、综合研究室主任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可谓是2016年最大的黑天鹅事件。如同特朗普当选的不可预测那样,这位美国新总统的对内对外政策也充满了不确定性。然而,特朗普的国内冲击力和全球冲击波确实不容小觑的,以至于世界各国都在关注和研究特朗普的政策动向。由于中美关系在两国之间以及国际上的特殊地位,特朗普的新政对我国的影响倍加关注。从开放战略的视角而言,我国需要针对特朗普新政,调整对外开放战略,甚至是进行再定位。

特朗普在贸易与全球化问题上,全盘颠覆了共和党几十年以来所秉持的观念。他强烈反对自由贸易,称美国经济将会因此而倒退。采取更加强硬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宣称将废除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TPP),重新评估现有多边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对进行“不公平倾销和补贴”的国家征收处罚性关税,采取更严厉的贸易制裁措施。

特朗普认为自由贸易使得美国制造业就业大量流向中国、墨西哥等拥有廉价劳动力的国家,使得美国制造业的劳动岗位愈发稀少,因此取消自由贸易协定,提高贸易壁垒将使得美国制造业重返美国本土,提高更多的就业机会,也可大幅减少贸易逆差。美国保护主义的增强,中国、墨西哥是最大受害者。对中国、墨西哥而言,由于美国是两国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出口大跌将会严重拖累经济,经常账户恶化,进而形成巨大的汇率贬值压力。

在贸易方面,特朗普对我国比较强硬,认为由于我国加入了WTO导致了美国国内超过50000家工厂倒闭和1000多万工人的失业。特朗普曾提出对华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的建议。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1日,特朗普成立新的全美贸易委员会(National Trade Council),为振兴美国制造业服务。这个委员会的主席人选为著名的“对华鹰派”、“中国威胁论者”彼得·纳瓦罗,此前纳瓦罗一直担任特朗普的贸易政策顾问。特朗普对华进口商品征收45%关税的建议在现实中未必能够得到实施,但是,这样的建议和纳瓦罗的主席任命表达了一个非常明确的信号:特朗普可能对从我国进口的特定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已毋庸置疑,吸引投资资本的回流做法也会实现。其国内政策将会产生强大的国际冲击波,比如特朗普如果采取强势美元政策,将会对更多的新兴市场国家产生冲击。再加上特朗普从国际事务上进行战略收缩,既有的国际经济格局和贸易投资秩序势必将会受到深度影响,甚至带来干扰和波动。

针对上述情形,我国务必及早进行部署,提前设计应对方案。利用特朗普的经济行为对全球经济治理和整体经济格局所带来的冲击和不确定性,加强我国对国际事务的协调和整合,尤其是争取受特朗普新政冲击较为明显的国家和地区,大家加强团结,一起维护和推进国际经济合作和全球化发展,并共同采取措施缓冲和化解特朗普带来的国际冲击波。此外,在杭州G20峰会上,我国为国际经济协调合作、全球经济治理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主张和建议,堪称比较全面的“中国方案”国际治理版。特朗普新政的实施,将为峰会上的中国主张提供更为广阔的推行空间。

针对特朗普的保护主义、战略退缩以及废除TPP的可能性,我国推进区域贸易和投资一体化机制建设是一大机遇。我国提出的“一带一路”,目前成为核心关注,我国可以在新的形势下以更合理的方式推进这一国家战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目前赢得了较大关注,有望成为亚太地区经贸合作的重要机制。RCEP是由东盟10国发起,邀请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印度共同参加(“10+6”),通过削减关税及非关税壁垒,建立16国密切合作的自由贸易协定。RCEP谈判虽然颇受关注,但仍面临较大阻力,谈判各方仍各怀心事。我国作为经济体量最大的谈判成员,应加强协调引导作用。

当前全球化面临的严峻挑战,逆全球化力量声势鹊起,潮流涌动。在这种背景下,比区域性贸易投资合作更容易实现,也更直接牢靠的就是双边国之间的贸易投资合作。在当前的复杂形势下,我国应敏锐地认识到双边贸易投资合作的独特价值和作用,个体之间的抱团可以有效缓冲甚至能够抵御大势的冲击。在双边合作上,我国应在空间上进行拓展,近处,我国已与新加坡、日本与菲律宾等签署了自贸协定,与韩国也建成了自贸区等;中距离,与“一带一路”国家加强双边合作;远处,要和加拿大、墨西哥等国家也要发展双边贸易与投资合作。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6969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