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01
11
冯俊新-特朗普经济政策可行性分析

摘要: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目标是通过财政扩张和放松管制来提高经济增速,配合贸易保护主义降低贸易逆差,并最终提高就业水平。但是,这一政策组合存在内在逻辑的矛盾,包括:(1)恶化美国财政的可持续性;(2)与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走向产生冲突;(3)咄咄逼人的对外政策使外部宏观政策协调丧失基础。与里根政府不同,特朗普政府最后可能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真正实施这一政策组合,更大的可能是把这些政策组合作为谈判筹码。由于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实施还有巨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应该保持耐心,不用急于与其交易。

一、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主要内容和逻辑

(一)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主要内容

通过对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以及当选以后过渡团队的主要经济政策主张进行整理,特朗普经济政策的主要内容可以概括如下:

(1)就业政策:通过把美国的长期经济增长率从2%提高到3.5%,为未来10年额外创造1800万个工作岗位。

(2)财政政策:实施大规模财政扩张,包括降低企业所得税,简化并降低个人所得税,扩大军事开支和基础设施投资。

(3)贸易政策:对贸易伙伴采取严厉立场来降低贸易赤字。作为一个标志,声称将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包括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输美产品征收额外关税。

(4)政府干预:放松监管来降低经济运行成本。

(二)特朗普经济政策的逻辑:

我们分别从经济和选举政治这两个角度来对上述经济政策的内在逻辑进行梳理。

从经济逻辑来看,特朗普经济团队认为,美国经济增速下滑主要是企业投资和净出口这两个构成部分拖累所致,由此制定相应政策。针对企业投资,通过放松政府监管、减税和基础设施投资等来进行刺激;针对贸易赤字,通过对贸易伙伴采取更加严厉的贸易措施来应对。

从选举政治的逻辑来看,来自铁锈地带的蓝领成为了全球化在美国的最大受损者,通过贸易保护降低制造品进口,通过鼓励企业投资增加就业机会,通过限制低端移民提高蓝领在劳动力市场中的谈判地位等举措对这个人群有巨大的吸引力。除此以外,通过放松管制、对富人减税等措施,特朗普也赢得了部分白领和金融资本的支持。

由于美国自身财政面临困境,让国外承担更多的调整成本成了特朗普经济政策成功实施的必要条件,于是特朗普政府需要对盟友和主要贸易伙伴采取强硬措施。

二、特朗普经济政策内在逻辑的矛盾和可行性分析

下面分别从财政扩张的可持续性、国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和国际宏观经济政策协调这三个方面对特朗普经济政策的可行性进行分析。

(一)财政可持续性分析

从美国的财政状况来看,特朗普目前拟实施的政策会恶化本来就存在问题的财政可持续性。首先,在不考虑特朗普减税政策的情况下,美国政府的长期财政前景已经堪忧。2022年后每年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率都在4%以上,并会继续恶化。其次,若特朗普减税政策实施,财政状况将进一步恶化。第三,在减少支出上并没有太多的空间。根据现有的预算,未来85%的联邦收入将自动被用于已经承诺的支出,如社保和医保。

(二)国内宏观政策协调性分析

从美国国内宏观经济政策的组合来看,特朗普经济政策的目标与货币政策当局的目标相矛盾。

假设特朗普能够同时实现以下两个最大的目标,一方面通过财政扩张提高经济增长率,另一方面降低外贸逆差。为了让这两个目标能同时实现,必须要求实施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但是,对扩张性货币政策的预期使得通胀预期上升。在特朗普政府还没上台之时,金融市场已经做出反应,通胀预期已经上升到美联储的长期目标(2%)。一旦扩张性政策真的实施,通胀预期还可能进一步上升。由于美联储认为目前美国劳动力市场已经表现良好,这将促使美联储采取更为紧缩的货币政策,而这跟前面所说的扩张性货币政策预期相矛盾。

(三)国际宏观政策协调性分析

在浮动汇率制下,一国财政扩张的经济效应会通过汇率升值而产生外溢,独自进行财政扩张的国家会承担更多的财政成本,但不能获得全部经济收益。因此,财政扩张政策只有在国际协调的情况下才能获得更好的效果。但是目前特朗普团队不管对发达经济体盟友,还是对发展中经济体中的主要贸易伙伴,都体现出了咄咄逼人的态势,使其进行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更为困难。

三、总结和政策建议

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核心是通过财政扩张和放松管制来提高经济增速,配合贸易保护主义保护国内制造业,从而双管齐下提高就业水平,尤其是中西部制造业地带这一核心支持群体的就业水平。

上述经济政策目标内部存在不可协调的矛盾,并不具备可行性。一旦实施,首先将会恶化美国财政的可持续性,其次还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走向产生冲突,最后其咄咄逼人的对外政策也使得外部宏观政策协调丧失基础。这使得特朗普政府既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真正实现前述全部政策目标。

基于以上分析,我们得到如下启示:

(1)很多政策只是谈判筹码,并不一定会实施。

(2)不排除特朗普通过对外转嫁成本的方式来实现其部分政策目标。比如在对主要贸易伙伴的汇率操纵指控上面会如何进行政治操作,这值得我们认真关注。虽然根据现有的法律规定,中国绝无可能被列为“汇率操纵国”,但是特朗普政府有可能以此作为谈判筹码要求中国政府做出让步。

(3)中国应积极加强与主要经济大国的沟通和协作。美国经济是全球经济的一部分,特朗普政府要实现其经济政策目标,必须跟其他大国合作,但是其咄咄逼人的外交态势和贸易政策可能会削弱其跟其他经济大国协商的有效性,中国应该利用这一经济外交机遇。

(4)特朗普经济政策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中国政府应该保持一定的耐心,不用着急与特朗普当局进行谈判和交易。我们可以等到特朗普经济政策在经过国内政治博弈并最终成型后再开始真正地与之协商。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6983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