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11
13
国发院思想评论第二期
来源:张广生

在“后冷战”时代应该如何理解当代中国的发展道路?两极体系的终结是否如“历史终结论”者所期待的那样,意味着一个世界的时刻已经来临——现代西方开启的经济、政治与文化的进程正在以不可阻挡之势,把无论是年轻的苏-俄文明,还是古老的中国文明,都降解为“自由民主”的“个体”,从而,把这些非西方的“他者”吸纳进“普世”的历史之中,藉此,世界历史正走向由“最后的人”所标志的“终结”?还是相反,被美苏两极体制凝聚起来的左右两极斗争,恰恰会随着这一体系的崩解而重新弥散进西欧、北美、中国、俄罗斯、伊斯兰世界、印度乃至每个政治社会的内部?本文认为,现代世界体系的矛盾症候群已经从两大冷战阵营交互揭批的公开展示退隐到了西方内部,而后又伴随着全球化进程扩散到了全球社会之中。只有把“历史终结”论的普世主义话语还原为现代西方有限的具体经验,我们才能上升到比较文明的高度,重新审视中国儒法文明回应西方挑战的政治史和思想史,深刻理解当代中国的发展道路。只有把1840年以降的“三个100年”和1949年以来的“三个30年”联系起来,把“社会中心主义”的左右之争统摄到“文明中心主义”的完整视野之中,我们才能获得贯通儒法文明与社会主义传统的理论自觉。

国发院思想评论第二期:西方冲击、儒法传统与当代中国的发展道路

关于我们|加入收藏|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2014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 累计访问量:2176903 访问量统计》